大窑异闻录——苍蝇委员

当年我们学校的奇事里面最为nb的一桩应该是我初三那年举行的轰轰烈烈的全校灭蝇行动。那年传闻李岚清要来我们学校访问,但是我们学校四面都是农田,苍蝇那是相~当的多。怎么办,不能让苍蝇撞了大员啊!
于是那年全校由上至下发动了灭蝇大行动,人手配发一个苍蝇拍,每班设立苍蝇委员一名,每天由苍蝇委员向教务处上缴本班当日消灭的苍蝇,累计个数算入班级积分,苍蝇多了之后改用弹簧秤称重估算数目。那时候的课间操也不做操了,改成集体奔赴学校养猪场打苍蝇。
每个班每天要交多少苍蝇都是有最低指标的,平均下来每人每天要交两三个。这刚开始的时候课间那可真是挺热闹,蝇拍乱舞,人人喊打,也不知道有没有男生帮女生打苍蝇成就佳话的……
但是过了一阵儿大家就发现在俺们那种紧张的生活里面每天还得惦记着打三个苍蝇还真是挺麻烦的。于是很多班级就改变了政策,凡是被老师抓违纪的学生(也就是早自习的时候在教室门口排队让班主任练武的)惩罚起来又多了新花样——打苍蝇。一般视情节轻重,被罚一周里面每天打15-30个苍蝇不等。这些哥们无奈之下只好课间就冲向厕所垃圾箱猪食缸等热门场所,大课间和吃饭时间干脆蹲到垃圾箱里面去打(俺们那儿的垃圾箱就是拿水泥在墙角围的一块儿地方)。
每天苍蝇委员上缴苍蝇也是蔚为壮观,拿个塑料袋里面乌压压都是死苍蝇,跑到教务处去一倒。开始那边还认真点数,后来基本都是捂着鼻子问个数目就记了。收成不好的时候苍蝇委员偶尔也得干点偷梁换柱的勾当比如拿隔夜苍蝇来充数之类。
当年打苍蝇有个典故,我很早以前在水木Joke贴过。说是有一个mm,打苍蝇不怎么在行,交苍蝇成了愁事儿,回家一说,她奶奶说反正我在家闲着我给你打吧。第一个周她奶奶早早打好了几十个苍蝇,周六mm回家一看,苍蝇都臭了实在不好带,就跟奶奶说这次算了吧,下次打好了包起来放在冰箱里吧。第二个周奶奶记住了,早早打好放进冰箱冻上了,结果mm回来一看,嘿,这苍蝇都冻得支离破碎腿儿翅膀儿都掉了,数不清多少个了,这也不成啊,就跟奶奶说看来冻着还是不行啊,下次记得放在保鲜层里面啊!
其实这学校四面都是田,里面还有养猪场,怎么打苍蝇也打不光的。最后李岚清好像没来,但是灭蝇活动是胜利落幕了。我们班共计缴了九千九百多个,似乎排名全校第一,我们班主任颇惋惜的说打够一万就好了,开始规定一万以上班级积分加八十分,现在只加七十五……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