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走了

妈妈发来的消息,外婆4月30日开始昏迷,5月3日走了。这里现在便是5月3日,外婆和我却已天人永隔了。

外婆的年纪并不大,妈妈总说外婆太能干闲不住,干了一辈子活吃了一辈子苦。听妈妈说外婆年轻的时候在纺织厂里面干活非常拼命,几十斤重的大包像男人一样扛起来就走。回忆我印象里面外婆那细瘦且病痛交缠的双腿,真是很难想象。不知疲倦的工作也就落下了骨质增生等等的病根吧。

外婆家在临清,也是我出生的地方。我虽然不到两岁就随爸妈和爷爷奶奶搬到了牟平,但是小时候几乎还是每年都会回到临清一趟。那里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恍惚的记忆,很亲切。外婆家有一个铁制的小手推车 ,外婆说我小时候她就经常用这个小车推着我到处走,我那时候喜欢站在车里,不肯坐下,看见人就会张开手,很可爱。后来这个小车一直保留着,外婆腿脚不好,但还是经常推着这个小车出去打水买东西,拿这个小车当个拐杖。

外婆楼下就是个小学,我小的时候外婆还开过几年小卖部。我那时候每次回去临清,都可以在小卖部里面翻翻,拿些小东西。夏天去的话,就有吃不完的冰棍儿。临清有很多非常好吃的小吃,去外婆家的时候外婆总会每天早晨去给我买各种各样的小车,最爱吃的是炸荷包,每回走的时候都会带一些回家,到了家里蒸一蒸再吃。荷包蒸了就远不如新买的好吃了,但依然很好吃。还有细细的馓子,也是特别爱吃,除了临清再也看不到哪里的馓子那么细那么酥。还有豆浆,豆腐脑,煎饼果子。外婆自己也会做很多好吃的。外婆身体还不是太差的那会儿,过年的时候她总会不辞辛苦的剁很多肉馅来汆丸子给我吃,剁肉馅真的很累。小时候每次过年去临清,都有数不清的好吃的。后来有一年过年我本来计划要去临清,结果没去成。妈妈说了两次外婆准备了十斤黄米糕想给我吃的,语气里带着点失望。

外婆真的是个闲不住的人。我小的时候外婆经常给我还有我表弟织毛衣毛裤,织得很快,又密又厚,一件又一件。外婆的家里总是收拾得非常非常干净,井井有条,我想妈妈也是继承了外婆的这个性格吧。外婆一直有骨刺和骨质增生的毛病,腿脚很痛 ,但还是忍着成天去外面推着小车到处走,或者在家里转来转去的收拾和做东西。

外婆自从前几年一次不小心在楼下摔倒摔伤了胯骨, 就一直得坐着轮椅,住在养老院里面了。在我家附近的养老院住了几年,那里条件还算可以,只是毕竟不是在自己家里。妈妈爸爸还有几个阿姨叔叔隔三差五的去陪外婆。我回家的时候也都要去几次,每次去外婆都特别高兴,拉着我的手对别的老奶奶说“外外,我外外来了”(外外就是外孙的意思)。

后来外婆坚持要回临清去。 那里养老院条件听说比牟平的差很多,不如牟平这个干净,照顾的也不如这边好,爸妈都不愿意送。但外婆一再坚持,终于还是送回去了。可能是去年送回去的吧,自那以后我就没再见过外婆。听说外婆在那里状况不好,但老人家可能就是想叶落归根吧。

外婆是很好的人,外婆一定可以上天堂。

愿外婆在天堂安息。

One thought on “外婆走了”

  1. 老人都会有这么一天。我的外婆奶奶也都走了。。。 :-(

    看来最好的办法还是自己注册个域名做Blog,靠别人总不是长久之计。Opera不喜欢用,格式太不方便了,而且说不定哪天被封了也没准。唉,中国的事只能叹气。。。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