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 Sitter Video

昨天在水木PetsEden版看到说Youtube上有几段猫特别爱看的视频,搜“cat sitter”就找到了。那视频在人看来是相当无聊的,就是老鼠跑来跑去,鸟飞来飞去,配上鸟叫声。一个镜头好长好长时间,估计是猫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来集中精力。

先把波波抱过来用笔记本放给它看。波波很快就被吸引住了,趴在我腿上聚精会神的看,脑袋跟着画面动来动去的。我把它抱开它还一直勾着脖子往回看,一松手就又回来找地方趴着看。后来终于忍不住了,跳上桌子,首先检查了笔记本的屏幕后面!(这家伙的智商还不错啊还有点空间感)发现屏幕后面空无一物之后非常困惑,开始摸屏幕,不知道它脑子里面是不是萌生了平行空间之类的概念…为了不让我的键盘惨遭猫爪蹂躏我还是制止了它,嗯。

IMG00090-20091227-2312.jpg

IMG00099-20091227-2323.jpg

至于肥侠就非常有尊严的对此表示了不感兴趣。我觉得肥侠这家伙越来越有尊严了,剩饭肉骨头什么的现在都不吃了,成天自己找个黑色背景的地方趴下练忍术。还是波波比较馋,该吃的都吃,嗯。

俩猫过生日

今天(3.29)是我给波波和肥侠选定的一周岁生日。因为我领它们的时候只知道大概的周数,不知道具体是哪天,就由我钦定了3.29作为它们生日。它们俩是一窝的,所以生日是同一天。

开了俩纯缶罐头,一个金枪鱼的,一个金枪鱼+丁香鱼的,俩猫一顿猛吃。特地放了两盆儿,让平时排在后面吃饭的肥侠也能一起吃上。买了两套衣服,一个蜜蜂装一个小裙子,俩猫穿上就都不会走路了,一路东倒西歪爬到床底下去弄掉完事儿,哈哈。不过还是拍到了几张照片的。

肥侠穿上蜜蜂装之后做低头认罪状
肥侠穿上蜜蜂装之后做低头认罪状
波波照例过来拍肥侠
波波照例过来拍肥侠
其实肥侠还是挺帅的
其实肥侠还是挺帅的

波波比较不老实,就没好好穿上过。。

波波穿裙子,还香肩半露
波波穿裙子,还香肩半露

今天中午出门的时候发现飘雪花了,还纷纷扬扬越飘越大,有那么一小阵儿还是挺明显的。这个倒春寒倒得可够夸张的,前两天都20多度了。不过冷天倒是挺适合宅在家里干点这干点那的 :)

养猫杂记

小飞侠上上周末也被KC了,本来当时就想写,不过我看它闷闷不乐的,也就没忍心写。公猫恢复起来还是比母猫快好多的,基本上两三天就没什么事了。不过被KC之后肥侠的性情有所变化,好像不像之前那么猥琐了,经常出来溜达或者趴在电视上笔记本上之类开阔的场所,以前他老是猥琐在床后面然后探个头出来看。

肥侠这次KC在医院出了个大丑。我买药的时候把装它的航空箱放在脚边,结果有个半人高的大狗跑过来往里看,这可把肥侠吓惨了。在大狗看了几次之后,就听见“pong”的一声,肥侠猛的撞开箱子门,屁滚尿流夺路而逃……我一把按住,它还掉头咬了我一小口还好我衣服厚没咬透,但我还是有点怕咬就松开了。肥侠蹭蹭蹭越过药房柜台的玻璃,直冲进去慌不择路的找了个柜子缝想往里钻,结果那个缝太窄,肥侠半个身子卡在外面,还玩命往里使劲,我只好进入药房把它擒获。万幸的是它没有打翻药房那些瓶瓶罐罐什么的,不然我就赔死了。。。

这一两周天气呼呼的冷下来了,哎,计划中这儿那儿的出游,看来基本也就得等明年了。由于还没供暖,早晨起床变成了一个痛苦的过程。还有小飞侠哼哧哼哧往被窝里面钻,波波就死沉的压在我身上,越发增加了斗争的艰苦程度。

本来想写篇杂记,写到这儿看看,标题直接添上“养猫”俩字好了,ft

带波波去做了绝育

根据我的估算波波大概六个月大了,和蠢蠢欲动的小飞侠在一起日益危险,于是今天起了个大早,带它去农大动物医院做了绝育手术。

到了之后挂号登记买药,然后就去打了两针。打完之后一会儿波波就被麻翻了,跟困得不行了似的,眼睛就合上了,不过这会儿一碰它它还会醒,再过了几分钟眼睛又睁开了,但是已经失去意识了,抱着的时候动也不动。医生看了看,就拿进手术室了。

母猫的绝育还是稍微有点麻烦的,大概过了40分钟,医生才把波波抱出来了。这时候已经包扎好了,跟个粽子似的。麻醉的劲儿还没过,一动不动,体温很低,耳朵和爪子都凉凉的。眼睛睁着,因为没法自己眨眼,医生给点了不少眼药膏在上面。看起来很可怜。我在台子上铺了个衣服把它放在上面,再盖了个破衣服,然后坐在那儿等它醒过来。又过了三四十分钟,波波努力的开始眨眼,动耳朵,再过会儿爪子也能动了,勉强试图爬起来,但是还不行,只能歪来倒去的。看看没什么问题,我就撤了。

回家之后波波的麻醉劲儿完全过了,开始疼了,躺在地上一个劲儿叫,四肢都发抖,看着很揪心。毕竟是开腹手术,术后还是非常疼的。我只能把它放在床上抓着它俩前爪,它觉得有人看着它,情绪还稳定点。我怕波波自己弄坏包扎的纱布,给买了一个伊丽莎白圈戴着,但是它非常不喜欢这个,尽管身负重伤还是翻跟头竖蜻蜓的拼命把圈弄下来,反复几次以后我也不敢给戴了。它多次试图走动和爬高,不过一路东倒西歪,好几次摔跤或者从床上摔下来,我开始把它放在床上,后来它老是自己摔下去,我只好铺了点东西把它放地上了。下午我迷迷糊糊就睡过去了,感觉它一下午都在躺着哀嚎的样子,很凄惨。绝育就是家养猫必须要经历的一关啊,哎。

晚上爸妈过来了,我就出门去和他们吃饭。回来的时候发现波波在门口迎接,已经能站起来比较顺利的走路了,恢复的还是挺快的,hoho。我把它比较喜欢的猫爬架顶上那个盘子拆下来放在地上了,给它睡觉用。

帖张照片,祝它早日康复吧

From Mi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