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一个签名档

[小学作文] 我最敬佩的人

星期三了,又该我们组值日了。不凑巧的是,我们组的另外三名同学最近参加表演唱排练,只剩下我和小明……我们打扫完教室以后,天已经快黑了,于是我们俩就背上书包急急忙忙往家赶。走在路上的时候,开始起风了,好像要下雨了。这时候小明说,好像教室的窗户没关,如果下雨刮风,会弄碎玻璃的,教室也会进雨的,你先回去吧,我是中队长,应该起带头作用,我回去关一下窗户,说完就向学校跑去……小明真是我学习的好榜样,他是我最敬佩的人!

多年以后,我又见到小明,他患有严重的强迫症。我突然想到:也许,从那时起,他的强迫症就慢慢开始了。

自行车。。真是一个让人残念的东西

把riki的车放在超市门口两天,今天跑去拿,居然推不动了,随即发现前后闸都紧紧帖在轮上。检查了一番,没发现问题,感觉就是“太tm奇怪了!”,从闸到闸线都很新的样子,怎么就突然闸住了呢?且用手无法调节。
于是勉强滑动摩擦着推到修车摊,师傅看了一眼,花了两秒钟把车头转了360度,遂ok……我考,原来是车头把闸线绞了一圈导致变紧了……太糗了……

说起来前两天刚刚为这个车糗了一次。某天在建馆上完课出来,车锁死活打不开了,我哼呲哼呲拧了得有十几分钟,纹丝不动,我手上倒出来个水泡……只好晚上过
来趁着夜幕把那个死沉死沉的车子搬到修车摊(建馆真远啊-___-),一路上都是拣黑的小的路走,不停的萌发出“偷车原来这么容易’的想法
我本以为师傅会锯锁,但是事实上他拿了一个神奇的锤子,在锁上横着敲了四下,竖着敲了三下,拿起钥匙——卡!锁就开了!!然后他倒了一些机油进去润滑了一会儿,锁就变得无比好开……啊啊阿阿,我要疯了

今天太弱智了。。

 史上最弱智的事件啊。
晚上龙兄请吃烤肉,去的时候就很有不祥之兆,riki这个路盲说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标,结果我和高祖不得不步行了1KM以上才到达吃饭的地方。
吃的还不错,虽然可能没有舍廊坊正宗,不过满好吃的,呵呵。
然后就傻比了。。高祖提议去北影,riki附和。。打了一辆车,这俩人先上车都不好意思说去哪儿,我最后一个上车,大喊一声“北影”,三个人开始窃笑。。。
呜呜开到北影了,黑漆漆一个大门,几个人念叨着不要心虚就走进去,一切OK,期待着绕过那个黑糊糊的主楼就能看到大批美女
可是绕啊绕啊。。在冷清的要命的地方走过了诸如“激光枪战城”“明清风情街”,来到了一片停满了车的住宅小区似的地方。。。彻底迷糊了
再绕,我给小侯发短信问她的饭局完了没(她某个师兄请客),回短信说早完了,刚好这个时候我手机没电了,我就有些急了想回去。
又左转右转了一会儿。。。没有任何有人的迹象。。于是在我的鼓动之下出来了。。临出来大家发现大门旁边有个地图,看了一会儿,不知所云,觉得所有地方都走到了,十分puzzled,走出大门,riki回头一望,大喊“我考,怎么是北京电影制片厂!!!”。。。。。。。

 高祖诤友记 …

 高祖诤友记
题注1:其实叫“诤友记”好像更合适一点,汗,因为最开始是我们宿舍要集体诤友
题注2:水木的Pie版真是可怜,好像充斥着诸如我们宿舍这种穷极无聊去诤友的或者真心话大冒险输了的。。

起因大概就是春暖花开这几天天气出奇的好,大家就蠢蠢欲动试图接触点新鲜女生了。而且计划五一去上海游玩嘛,高祖又不知道怎么想弄几个mm一起去,ft him
一帮人讨论了一气,决定去Pie版诤,然后直到晚上11点了才开始具体讨论怎么诤。讨论了几个问题,比如怎么开头,怎么写标题,说不说是为了五一游玩“预选”之类,反正讨论了半天我都不会说话了
最后几乎是一人一句写了一个左看右看都不会有什么吸引力的帖子,用我的一个有些年头的马甲帖出去了,在PieFirends。
间中litmon想和我聊天,but我在忙着写这玩意儿,于是她帮忙写了一个。不过她误会了,以为是高祖老光棍要诤友了,就写了一个PieLove型的诤友。。其中包括了“对感情认真负责”“一直未能遇到能携手走上红地毯”(大概是这样)之类的让我们全宿舍ft不已的话,但总体还是不错的,我抹掉“红地毯”那句就用我的主id发了。

PF的那篇的下场是悲惨的,除了两个托儿的re文之外就没有反响了,没有re文也没有应征的,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宿舍说到这个帖子就每人头上三条线。。
PL的这篇就好的多了,先后有两个北大的应征(在水木这个样子的情况下居然来了俩北大的。。。奇迹)
具体我就不多说了,照片可以说明一切问题。。。(我这么帖照片出来好像不大厚道算了还是不帖了,省得被北大恐龙告,我gmail邮箱里有有意者可以索要……)

第一个由于信件是我从gmail的spam里面翻出来的(这个人寄封信来带那~~~么多广告信息),就名正言顺的不回信了。第二个高祖在QQ联系中,哈哈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