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窑异闻录——纪律小结

在大窑,每个月年级里面会开一次年级大会,这次大会通常叫做纪律小结。这玩意儿和传说中的批斗大会基本上是有些神似,数十人会被一一点名然后走到前面低头 认罪,show上半天。这些倒霉的人就是这一个月里面违反了某条校规被值班老师/主任/校长抓住的,罪名可谓五花八门,大到迟到旷课早退,负责地段的卫生 没有打扫干净,小到跑操的时候脚步跑错,课间跑到操场去玩,打饭的时候跑,自习的时候说话乱动上WC,熄灯后说话乱动上WC……等等……
据说每个老师校长每月都是有抓人的任务的,抓不够要扣钱。。嗯,抓到了貌似要扣班主任钱,因此老师都使劲儿抓,而被抓的都会受到班主任的热情款待,以儆效尤。。
纪律小结常常还会展开“大揭发大检举”,也就是级主任宣读数条罪状,包括谈恋爱等敏感校规,然后大家展开互揭和自揭。自揭的从宽发落,被揭而没有自揭的就比较倒霉。揭发的这几天,会有一个校长拿着一个写满了记录的本子不时来班上叫走几个人进行调查取口供,颇有些白色恐怖的味道。其实我初一所在的那个班班内是每天一揭的……

大窑异闻录——十八般武艺

上了大窑我才知道体罚是多么稀松平常,每天早饭后那个半小时的早自习是默认的“处理家务”时间,各个班的班主任都会在教室门口处理前一天里面被老师校长抓的倒霉鬼们。那个时候放眼望去,每个班门口少则一两个,多则五六个,排着队耷拉着脑袋,班主任或是戟指大骂,或是大打出手;这打又分很多花样,有的喜耳光,有的喜棍棒,有的喜拳脚,有的喜刑具;每种武打流派又有细分,比如耳光有喜欢猛扇一边后浪推前浪的,有喜欢左右开弓大玩拨浪鼓的,细数开去只怕是要另写一个系列了。
现在还印象深刻的几个事件。一个是初一的班主任,五十来岁的一个婆娘,十分凶恶,前面那个发动每天一次揭发检举的就是她,每天的班会就是丫的咆哮时刻。她曾经数次威胁说再如何如何就扒裤子(嗯,不错,没有打错,就是扒裤子。。)其理论是什么不要脸了就把裤子套头上就可以了,(我靠我打出这行自己都受不了)。终于有一次,终于,她真的这么做了……在她的两个班的英语课上,她把某次小测验考的不好的一些人……当众……那个……了。每个班大约十个人,有男有女。所幸还是留下了内裤和秋裤,不过前一两个人的外裤确实是一边棍棒加身一边被强行扒下来的,后面的大多乖乖就范自己脱了。十余个人站成一排,鬼哭狼嚎,哎。。。
其它几个就远不如这一个火爆了,初四三十来岁的女政治老师,身高大约一米五,愣是抓着一个一米七的男生的头往玻璃黑板上猛掼;初一男语文老师站在讲台上一脚登在讲台下面一个又高又胖的男生胸口,把这个哥们踹的后退n步坐在地上;初二的时候班主任让几个人手按地面拿笤帚猛打屁股;初三的时候物理老师让两个人互相钢尺打手心打到他满意,还要求竖着打因为压强大。。。
当时班主任一般是必须出手打本班的,任课老师大部分打,极少数不打。不过当时最恐怖的一般是别的老师上课时候班主任突然冲进来拎走某学生,这一般是犯了什么比较大的事儿了(比如中午在校园里面打闹被主任抓了),这时候通常都是暴打啊。还有直接在教室里面就开打的,初一班主任就在某课的时候冲进来把一个学生从教室前面抽耳光抽到后面,咆哮了半天,任课老师倒也司空见惯。

大窑。。

前天出去跟人吃夜宵的时候难得的又讲起了初中的事情,这些“事迹”已经挺长时间没讲过了因为讲腻了。。连小侯都怎么听过。

说不准我应该写个系列把这些记下来?哈哈

一时兴起google了一下大窑中学,看到的果然基本全都是学习先进经验之类的文章。。仅有的一篇讲了一点变态事迹的是某论坛的一篇类似小说的文,看起来作者确实上过大窑中学,不过作者把自己yy成了什么物理竞赛到北师大参加决赛,考了全国第一……我靠,受不了

———-

对于大窑异闻录系列到底还是有人来提意见了 ……反正在blog上放了这么久,该看的人估计也都看过了,就都设成private的吧。这系列文并没有要揭露还是曝光什么的意思,只是茶余饭后的一点谈资罢了。写在blog上跟口头谈谈并没有多少区别,毕竟blog不是XX日报。大窑是个很独特的地方,它赋予人一些东西也带走一些东西。我没有做太多的评论,只是陈述一些事实而已。这和是否“维护母校尊严”无关。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