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

和小侯、高祖去吃饺子。

先去我和小侯常去的那家锅贴小店,那个大大的“粥”字招牌还在,但是下面变成了一个鞋店,还在用喇叭放着“紧急拆迁”……今年怎么遇到好几起这种事情……

于是去嘉禾,吃得很饱。用锅贴代替饺子了。

听说龙兄都不在宿舍住了,龙兄真是厉害。。。

回来路过原来的阳坊(现在已经是XX楼了,还是火锅),高祖说起大一冬天考完试宿舍四个人来阳坊吃过一次,我居然也记得很清楚那时候雾气笼罩的火锅店里面几张相对清纯的脸

巴山月

昨天去吃了巴山月,川菜馆。有些菜比较辣,也不是特别辣了。我好像变成一个比较能吃辣的人了,虽然从小没怎么锻炼过这方面,以前也不怎么能吃。
袁蕾是相当嗜辣的,最后请我的几顿饭都是川菜。去了美国寄回来的照片也是在吃酸辣粉(or肥肠粉?),还找了个四川老公,哈哈。
当时她教导我的就是:1.不能吃辣就很多好吃的东西体会不到;2.吃辣是可以锻炼的,她就是上了大学才练出来的,不过我总是觉得她本来就又这个天赋,只是
大学之后开发出来的而已-_-
我现在吃辣还是会狂出汗,尤以两耳后为甚。嘴倒是很能忍耐,也能吃出味道来。肠胃也会有点“吃了辣的东西”的感觉,不算难受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