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波波

从去年11月来纽约把波波寄养在别人家,转眼都快一年了。这一年里波波还换了一个住处,认识了不少别的猫猫,貌似稍微胆大了些。我这次回去短短两周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把波波接过来团聚。代养波波的朋友还问我要不要把波波送给她们,看来这家伙还挺讨喜的。不过毕竟我是从波波几个月大的时候就领来养了好几年,这次还是打定主意要把她带过来的。

说一下乘国航空运她从北京到纽约的步骤吧,大概是以下几个:

  1. 航空箱。我买的是IRIS的小号折叠航空箱,做工感觉还不错。
  2. 到西单民航大楼去申请舱位。因为一架飞机只能带两只宠物,所以感觉如果机票定了的话就早点申请位置比较好。这一步不用交钱,只是打个单子给你。
  3. 检疫。这个在北京只能在北三环的观赏动物医院做,分成两步:一是狂犬疫苗,要提前30天以上打;二是健康检疫和植入芯片,要在起飞之前7天之内做。这次幸好代养波波的人就是观赏动物医院的大夫,她很早就帮忙打了疫苗了。不然的话还真麻烦了。后来检疫什么的也都是找她帮忙做的。这些一共是五百多RMB,拿到手的是一个护照大小的红本和一张注明了起飞日期的检疫证明。
  4. 起飞那天提前一些到机场,去正常托运行李的地方办托运。会让你到超标行李的柜台去交钱,大概是400$,很贵。不过这种时候就是说多少就给多少了。我去之前压根都没问需要多少钱,听到报价还是小吃惊了一下。交完钱就是连箱子提去超标行李那里托运了,他们会看检疫证明。这里波波过X光机进到屋子里面,下次见她就是在纽约了。
  5. 飞到目的地之后取宠物的方法似乎因机场而异。我这次飞机晚点两小时,出海关还很慢,出来的时候整架飞机的行李都已经在传送带上了,波波的箱子就在传送带旁边放着。我找了一圈才找到,过去的时候她立刻就很不高兴的冲我嚷起来了。不过估计折腾了一路也累坏了,稍微抚了抚毛就不叫了。
  6. 出机场安检的时候填单子要说带了宠物,然后机场的人稍微看了一下就放行了。也不用隔离什么的,打个车就回家了。

基本上就是以上这些步骤。昨天早晨从朝阳门跑到石景山去接她,然后再去机场,硬是在出租车上坐了快三个小时。。波波刚上车的时候一个劲的嚎。过了一会儿似乎意识到要去旅行了,也就不怎么叫了。进了机场之后更安静,感觉她好像看到这么多人还有点好奇。

网上有的帖子说出发之前8小时不要给猫吃东西,以防她在航空箱里便便或者憋着难受。但是水还是得有,于是我们就把一个饮水器(碰到会出水的那种)绑在航空箱里面了。事实证明这个好像也不是个好主意,因为波波在里面经常碰到那个出水口,结果就是漏了不少水出来把箱子底下弄湿了。我在纽约接到波波的时候一摸肚子下面都是湿的,而且肯定不是尿的。。

还有一个失策的地方是应该买那些可以带宠物进客舱放在脚边的航线。听说美联航的可以。一开始我在想如果带波波进客舱她一直叫的话会很可怕,旁边的乘客肯定会很有意见。但后来从坐车到进机场波波其实都挺安静的。相比之下每班飞机必有的婴儿倒是噪音要大很多……

波波到了纽约这边的家以后立刻开始往各种缝隙里钻,估计还是吓得不轻。当年我刚领养她的时候她基本也是这反应。不过过了一会儿就适应了开始探索新房子。比较危险的一个地方是壁炉,我很怀疑她要是钻进那个缝里了还能不能自己爬出来。哦,还撒了泡尿,东西倒是没着急吃,看来还是内急比较迫切一点。

 

猫抓鸟的小知识

上周末去了纽约市的Bronx动物园,照片在这里。这个动物园的亮点是老虎和World of Birds。在鸟世界我看到了从小在书上看过的天堂鸟,还看到两只天堂鸟在跳舞,大概就是求偶吧。嗯,不过除了照片也没有太多好说的。这篇主要说一下看到的一个猫抓鸟的知识,就是下面这张照片。

From Bronx Zoo

这板子上写着不少字,翻译过来大概是这样的:

养猫的人请把猫关好,不然它们会出去杀害很多鸟类!

  • “给猫系铃铛就可以保护鸟” - 错!鸟不会把铃声当作警示。
  • “猫只会抓鸟来玩,不会杀死鸟” -错!没有这回事。即使鸟逃跑了也有可能失去羽毛甚至严重受伤。
  • “吃饱的猫就不会抓鸟了” -错!吃饭和捕猎是相互独立的原始欲望,吃饱了的猫照样会去抓鸟。

英国的9百万只猫在四个月里会杀掉2千7百万只鸟!

不得不说这些理论都是站在保护鸟的立场上说的。我几次盘算过捉点鸟回来让猫抓着玩,但是都被xw坚决否决了。这篇文章对养猫人士的启示有以下几点:

  • 系铃铛没问题,猫照样可以抓鸟。
  • 喂饱猫也没问题,还是可以抓鸟。
  • 外国的猫真幸福。

肥侠

我想认识我的人大多也都知道肥侠走失了。。已经过去两周了我也回家过年了,基本上不抱太大希望找回来了吧。既然悲剧没法转成喜剧,那就写下来罢。

1月18号早上,上班出门之前看到波波在阳台上很焦急的叫,因为急着出门,虽然没看到肥侠但以为它又钻在阳台上的柜子里,就没去察看。晚上回来之后才发现找不到肥侠了,然后看到阳台的纱窗没关就觉得肥侠估计跑出去了。里里外外找了半天,晚上和第二天早上都在楼下附近找,也问了附近几户人家和楼下的幼儿园的保安,贴了寻猫启事,还是找不到。看来肥侠就是这么去了吧。

肥侠和波波是清华南门那儿一只流浪猫生的同一窝的兄妹,大概是08年3月底出生的。五月份的时候我刚从学校搬出来,就在水木上领养了波波(原名三公主),算是完成了一直想养猫的愿望。后来有一天下班回家的时候看见波波趴在床上,孤单的眼神突然打动了我,于是就去又领了肥侠(原名小钢炮)。肥侠其实是和波波同时开始被发帖找人领养的,但是由于长相怪异,一直没人要。我听说是一窝的之后就决定要它了。刚弄来的时候看着是挺怪,看久了倒也觉得还挺好看的,而且肥侠块头大,毛皮手感好,揉着挺舒服的。

刚看到肥侠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这家伙怎么比波波个头大这么多,据说南门那边当时先后出生了两窝小猫,肥侠和波波是第一窝,它们这窝断奶之后肥侠发现第二窝的猫妈有一个奶头空着,就又跑过去吃了一阵奶,于是长得比弟弟妹妹都大。。肥侠刚领来的时候起的名字是小飞侠,后来由于它越长越肥,表现又比较猥琐,就变成肥侠了。

肥侠一直有些胆小,被波波欺负。刚来第一天就钻到厨房一个地方窝了大半天才出来。后来也是经常被波波打,吃饭都得排在后面,除非饿急了才会跟波波一起吃,还得冒着被波波打耳光的风险。见到生人的时候波波在感觉可能能讨到东西吃的时候就会出来转,肥侠则是一定从头躲到尾。当年去宠物医院的时候肥侠还有过被一条大狗吓破了胆,冲破笼子在医院里乱窜的糗事。平时波波是能招呼过来的,肥侠是想过来腻乎的时候就过来一下,不想的时候肯定是叫不过来。

肥侠在调皮方面算是劣迹斑斑。把帽子手套什么的拖出来玩,趁开窗的时候到外面窗台上去吹风,都是肥侠更爱干一些。当年被去势之前,把我的被子尿得好大一股怪味,我过了好久才明白过来那是肥侠干的。当年波波被关在阳台上的时候,肥侠能站起来拨拉门把手想把波波放出来。可是后来有一次肥侠钻抽屉的时候,波波从后面把抽屉关上了……可见波波是偷着坏,肥侠坏得更弱智憨厚一些。

一直不太亲人的肥侠终于走了,也不知道没有尖牙利爪的它在外面能不能混得下去,也或许已经被什么人捡去收养了?Anyway,肥侠是一只向往自由的猫。缘分尽了。

某猫对比照

前两天xw在快乐的浏览某养猫blog的时候,突然看到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再仔细一看——这不是波波么!当年那个她还被叫做三公主的青葱年代啊……

原链接在这里,来自freshtime@newsmth的blog,我无耻的偷几张图过来吧。

以下是半年前的……近照……请小心

Continue reading 某猫对比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