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o一行

刚到Reno的第一感觉就是热气扑面而来,干燥且热,沙漠气候的感觉,跟湾区这里大不一样。车站出来就能看到一条河,算是个小公园,很多人在河里扑腾着玩。河边景色还不错,就是阳光太强了,比空气里都染着阳光气息的加州还耀眼。

Reno其实是个小赌城,Nevada州除了Las Vegas之外就数到它了。由于比Vegas离旧金山近得多,所以很多旧金山的人就搭bus到这儿来赌。Reno的downtown不大,不过密密麻麻的全是赌场,晚上挺热闹的。它有句很醒目的标语很有意思,” RENO – THE BIGGEST LITTLE CITY IN THE WORLD”,想了一下,就是说它把它自己当作“little cities”的上限。。

我玩了一下老虎机,迅速的输掉了一点钱,搞明白了这东西的规则,也算是玩过老虎机了。很多老虎机都显示着777什么的,应该是前一个人赢了钱就走人了,看着真眼红,哈哈。逛了逛街,看了看表演什么的,Enjoy了一下灯红酒绿的夜景。不过赌城就是赌城,downtown的几条街上除了赌场几乎就没别的了,连bar都没看到。

蓓姐家里有很多游戏机,PS2,XBox 360, Wii,据说她学校一个搞gaming的教授用funding买的,她抢来的-___- 晚上和第二天早上大家基本就在家里玩Wii,蛋蛋姐夫很感兴趣,于是我跟他们说好把我的那套“卖”给他,反正这边买和hack都不方便,而国内都很容易,哈哈。

蓓姐的老公是美国人,在Google做PicasaWeb!吃饭的时候跟他聊了一会儿。我是很喜欢PicasaWeb的,不过他自己不喜欢,说空间太小了只有1G,买更多的空间又太贵。这确实是PicasaWeb的一个问题,等我的照片多到那种程度估计我也得换地方。他刚刚收到蓓姐的礼物——8GB iPhone!于是这两天他都在很高兴的摆弄那个……

这次去Reno才呆了不到一整天,很匆忙,和两个姐姐还有姐夫一起吃了几顿饭,逛赌场,玩游戏,虽然时间短但还是很高兴的,hoho

这次去Reno算是坐足了车,单程是一小时的Caltrain和六小时的Greyhound,这两天我往返就一共坐了(6+1)*2=14小时的车,哗, 我一共才出去了不到两天而已。新买的小mp3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Caltrain 给我的印象挺好,整洁快速准时,虽然走几步就停个小站,但是到站时间和时刻表的差距基本在一分钟以内,给人感觉不错。

Greyhound就一般了,主要是 车上的人看起来比较恐怖一些,很多奇形怪状甚至有点disgusting的人,它在路上开得挺快也准时,但是在某些大站实在停得 太久了,我去的时候在Sacramento居然停了一小时,ft,明明四个小时就能开到的路程,这个站停一小时那个站停半小时的,总共就变成六小时了。

回来的时候rp爆发了,在旧金山Greyhound换Caltrain的时候,最后两分钟赶上了10点的Caltrain。看了一下时刻表,下一班居然就是12点的末班了,汗。多亏灰狗提前了十分钟到达和我走得快。:D

这次我照的照片很少, 大多是姐姐的相机照的,回头她寄给我了再补充吧

[flash http://picasaweb.google.com/s/c/bin/slideshow.swf?host=picasaweb.google.com&captions=1&RGB=0x000000&feed=http%3A%2F%2Fpicasaweb.google.com%2Fdata%2Ffeed%2Fapi%2Fuser%2Fweiwei9%2Falbumid%2F5083982415170615313%3Fkind%3Dphoto%26alt%3Drss w=400 h=267]

My Cousin Got Divorced…

Who is not the cousin in Oregon state, but the guy 3 years younger than me, my mother’s brother’s son, living in LinQing, ShanDong, China.

He wasn’t studying well when in school, so quit early before high school and joined army. After back from army in about 2003, he couldn’t find a stable job for several years.

Around the 2005-2006 spring festival, he married with a girl 3 years elder than him. I met that girl once when I was back to LinQing. She looked good and mellow, especially when comparing to my young cousin. I thought my cousin was lucky to find such a girl as wife.

Several days ago my grandma passed away in LinQing. My mother went there for funeral. Now my mother had returned home, and told me my cousin got divorced with the girl, even not telling the family at first. It was revealed during the funeral, when everyone felt more and more weird that the girl didn’t appear. It’s so sad.. He just found a somewhat better job, but he escaped from work for some days after the funeral, not staying at home either.

I don’t know how to comment this. Just now I found him on QQ and talked with him for a few lines. I could only encourage him to work hard and move on.

外婆走了

妈妈发来的消息,外婆4月30日开始昏迷,5月3日走了。这里现在便是5月3日,外婆和我却已天人永隔了。

外婆的年纪并不大,妈妈总说外婆太能干闲不住,干了一辈子活吃了一辈子苦。听妈妈说外婆年轻的时候在纺织厂里面干活非常拼命,几十斤重的大包像男人一样扛起来就走。回忆我印象里面外婆那细瘦且病痛交缠的双腿,真是很难想象。不知疲倦的工作也就落下了骨质增生等等的病根吧。

外婆家在临清,也是我出生的地方。我虽然不到两岁就随爸妈和爷爷奶奶搬到了牟平,但是小时候几乎还是每年都会回到临清一趟。那里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恍惚的记忆,很亲切。外婆家有一个铁制的小手推车 ,外婆说我小时候她就经常用这个小车推着我到处走,我那时候喜欢站在车里,不肯坐下,看见人就会张开手,很可爱。后来这个小车一直保留着,外婆腿脚不好,但还是经常推着这个小车出去打水买东西,拿这个小车当个拐杖。

外婆楼下就是个小学,我小的时候外婆还开过几年小卖部。我那时候每次回去临清,都可以在小卖部里面翻翻,拿些小东西。夏天去的话,就有吃不完的冰棍儿。临清有很多非常好吃的小吃,去外婆家的时候外婆总会每天早晨去给我买各种各样的小车,最爱吃的是炸荷包,每回走的时候都会带一些回家,到了家里蒸一蒸再吃。荷包蒸了就远不如新买的好吃了,但依然很好吃。还有细细的馓子,也是特别爱吃,除了临清再也看不到哪里的馓子那么细那么酥。还有豆浆,豆腐脑,煎饼果子。外婆自己也会做很多好吃的。外婆身体还不是太差的那会儿,过年的时候她总会不辞辛苦的剁很多肉馅来汆丸子给我吃,剁肉馅真的很累。小时候每次过年去临清,都有数不清的好吃的。后来有一年过年我本来计划要去临清,结果没去成。妈妈说了两次外婆准备了十斤黄米糕想给我吃的,语气里带着点失望。

外婆真的是个闲不住的人。我小的时候外婆经常给我还有我表弟织毛衣毛裤,织得很快,又密又厚,一件又一件。外婆的家里总是收拾得非常非常干净,井井有条,我想妈妈也是继承了外婆的这个性格吧。外婆一直有骨刺和骨质增生的毛病,腿脚很痛 ,但还是忍着成天去外面推着小车到处走,或者在家里转来转去的收拾和做东西。

外婆自从前几年一次不小心在楼下摔倒摔伤了胯骨, 就一直得坐着轮椅,住在养老院里面了。在我家附近的养老院住了几年,那里条件还算可以,只是毕竟不是在自己家里。妈妈爸爸还有几个阿姨叔叔隔三差五的去陪外婆。我回家的时候也都要去几次,每次去外婆都特别高兴,拉着我的手对别的老奶奶说“外外,我外外来了”(外外就是外孙的意思)。

后来外婆坚持要回临清去。 那里养老院条件听说比牟平的差很多,不如牟平这个干净,照顾的也不如这边好,爸妈都不愿意送。但外婆一再坚持,终于还是送回去了。可能是去年送回去的吧,自那以后我就没再见过外婆。听说外婆在那里状况不好,但老人家可能就是想叶落归根吧。

外婆是很好的人,外婆一定可以上天堂。

愿外婆在天堂安息。

Oregon之行——滑雪

来之前就听哥哥说这儿有雪山,在爬完山下过海之后,终于要去雪山滑雪啦~

我感觉雪山才是Oregon名副其实的象征,两座高高的雪山在平坦的Oregon州大部分地方都可以看到,一座尖顶一座平顶。平顶的是某年(82年?)大爆发,把山顶整个炸掉了……说那次波特兰市整个落了数厘米厚的火山灰。在俄勒冈总是显得很低的天空下,白色的雪山似乎连接了天与地一般。

我去的是个叫做Skibowl的滑雪场,已经挺暖和了,去的那天是这个滑雪场最后一天开放,免费-_- 不过租装备还是要钱的。不巧的是下着雨,而且滑雪场所在的山上下了一天……大大加强了这一天魔鬼训练的艰苦程度。我穿着哥哥的防雨衣,一开始在一个有一点坡度的小训练场上摸爬滚打了一会儿,找回了点儿滑雪的感觉。然后就坐缆车上山!那山还是挺高的,上面是松林,雪道在松林之间穿行……这跟我在国内去滑的那种大雪坡儿可太不一样了,不会拐弯儿的话就直接撞到松树上了。。所以我在练习场上着重学了学转弯和……刹车!

上去开始往下滑立刻就感觉到爽了,这在山里树林里滑雪感觉就跟电影似的,哈哈。而且开始一段坡度很小,我还可以自如的沿着路转弯,hoho。

滑了一会儿碰到了第一个大坡儿,又宽又陡,我一high就直接直着冲下去了,心想反正在北京滑的那次都是直着滑到底,俺先直滑一把。没想到这个要陡多了,我刚滑了几秒钟就觉得速度快得有些夸张,远不是“耳边生风”的地步了,差不多是“眼前发花”了……再一看眼前,好家伙,一个网子,我这么重撞破了网子是不是就要掉下悬崖了?!二话不说就地摔倒,躺在雪上团团转着滑出去二十来米,甚至还在一个小的雪坡拐点飞了一小下……

基本上这跤和之前的高速滑行还是十分爽的,加上俺皮糙肉厚,一扑楞就又站起来了,继续滑啊滑,又看到一个大坡儿,比上回还陡……一个外国人刷的一下过去,喊了句“Best Part,hah”,囧。。我这次开始练习着在坡上控制速度和走之字形,嗯,基本还是一路摔下去……第一趟下山大约花了半小时,还是比较快的,主要是俺遇到大坡基本都毫不犹豫的摔下去了,爬起来也比较快,嘿嘿。

中午就在滑雪场吃了个burger,下午又上了几趟山,走了几条不同的道。看了看这个滑雪场还真是大,我走的部分也就是整个雪场的1/4。到了最后我已经能在不是太陡的坡上走走之字形啦,哈哈,转弯的时候雪板扬起来雪的感觉最爽~在雪上摔跤转着圈儿滑出去数十米的感觉也不错,反正带着头盔,随便摔!

最后基本上是被淋得不行了-_- 和哥哥都穿着内裤裹着毛巾开车回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