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城

xw圣诞节前突然得知可以放假回家“明年见”了,于是23号晚上订了25号去墨西哥城的机票,临时决定去玩个四天。

墨西哥城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奇异的混合体。一方面满街都是美国的常见品牌,星巴克,多米诺, Olive Garden,California Pizza Kitchen等等,如果不是标志都是西语的话打眼一看会错以为是美国某个城;另一方面乱糟糟的交通,雾霾和两千万人口的嘈杂城市感又挺像北京。好多印象写了个twitter thread,放在这儿好了。

四天的行程基本取材于frommer的推荐行程,景点以博物馆,古迹为主,穿插小市场。总的来说感觉四天刚好,三天会太赶,五天估计会觉得没事做就得去远一点的地方了。吃是一大亮点,只为了吃的话可以待一个月也没问题。

 

新墨西哥三日游

这两周先要去Las Vegas参加AWS re:Invent,然后要来Charlottesville参加NAMIC课程。中间的周末便顺道去新墨西哥玩了一圈。鱼总夫妇从加州飞来加入并承担了大部分的开车任务,在此强烈致谢。

最早想来新墨西哥是为了Breaking Bad和White Sands National Monument。结果后来计划行程的时候注意到了Carlsbad Caverns国家公园,又只有短短三天,于是我其实没怎么在Albuquerque玩,主要去了Carlsbard Caverns, White Sands和Bosque del Apache野生动物保护区三个地方。

Carlsbard Caverns National Park

这个国家公园大约可以被叫做蝙蝠洞。其特色是巨大的地下溶洞和栖息其中的大量蝙蝠。可惜我们去的季节蝙蝠已经迁徙走了看不到蝙蝠进洞的景象,不过还是可以一探溶洞的。这儿的溶洞在地表750英尺下,既可以走路下去也可以坐直达电梯!这个高速电梯相当的令人印象深刻,一路坐下去耳膜都会有感觉,好像很长时间里都是“单站”最长的电梯。下面的溶洞里不乏那些石笋钟乳石石柱的结构,主要的特点是空间十分巨大。可以自行游览的部分叫Big Room,仿佛一个地下宫殿一般,高度有接近80米,天顶上还隐隐有巨大的十字刻痕,十分壮观。

我们还参加了一个导游tour去走Left Hand Tunnel。这个tour的特点是洞穴里没有任何照明,是每人提一个蜡烛灯笼进去的。一路提灯走下去探秘的感觉特别强,看到了古代贝类的化石,看到了近乎透明的蛐蛐,当然也少不了走到最深处的时候所有人熄掉灯笼体验“绝对黑暗”的环节。这种黑暗跟蒙起眼睛或者关到小黑屋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大概就是明知道自己在一个开阔空间里但眼睛就像失灵了一样不停的调整焦距还是什么也看不见,会有种奇异的兴奋感。

最后提一句这个公园地上的部分完全没什么可看的,可以忽略。。

White Sands National Monument

白沙国家公园这地方是拍照热门地点。我去了才知道这地方虽然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石膏质白沙漠了,但其实很小,只有一条直路开进去,30分钟就可以开个来回。一共只有四个规划的trail,用的是扑克牌的四种花色来标记的。。最长的trail有5 mile多,我们并没有走,只走了一个比较小的nature trail,看到了很多动物的脚印,虽然有一些很可能只是游客带的狗的脚印。。

这儿的白沙是附近山上的石膏冲刷下来沉积形成的,是真的很白,而且踩上去十分细软冰凉,跟海边的沙触感不同,有那么一些石膏腻子的感觉。这儿的一个活动是可以滑沙。我们几个没有童年的人买了俩盘子很是滑了一阵,技术进步了不少,以及体会到了滑沙没有缆车把你弄上去自己爬是真累。

白沙漠里的动植物都不少。有几种植物会很酷的把身边的白沙都用水分固定成类似凝固的石膏的状态,于是就会在沙漠里冒出一个个的大台子跟雕塑似的。这里面就会住着小狐狸,还有附近山上山狮、山猫、獾、豺什么的会跑来打猎。下午三点的时候公园管理人员会摆一堆皮和头骨出来让人看一会儿,还挺酷的。

照例看到了很漂亮的日落。沙漠里的日落几乎总是很漂亮。

Organ Mountain and Bosque del Apache Wildlife Refuge

最后一天先去了去白沙路上看到的一个山势很漂亮山脊很犬牙交错的山,叫Organ Mountain。走了一个很小的Dripping Spring Trail。比较无聊只适合拍照,这里就不提了。这里有个很nb的trail,两mile爬升3000 ft的看着很眼红,可惜这次没能去。

然后在返回Albuquerque的路上顺道去了Bosque del Apache野生动物保护区。去之前查了查知道这时候是候鸟迁徙时节这里有鸟看,去了才被震到了,有几片湿地上真是铺天盖地的鸟啊。。在那里开车转了一圈走了走小trail看了看鸭子和其他叫不上名字的小鸟。日落时分到ranger推荐的看鸟的地方,就看到一片一片的鹤飞来飞去。最震撼的是日落时分超大一群准时归巢,感觉漫天的鸟有点像海里那种成群的小鱼,形成了某种流动的整体。观看这么大群的鸟确实是很不寻常的体验。这次没看到蝙蝠群,却很凑巧的补到了鸟群,是个完美的收尾。

 

Hike To the Bottom of Grand Canyon

十年之约

07年和两个德国朋友第一次去大峡谷,车进公园门向东开往宿营地,路边平地上冷不丁就现出巨大的峡谷裂缝,当时就把我震住了。之后在峡谷南沿游玩的时候头上艳阳高照却可以清楚看到峡谷北面一片云在下雨,第二天冒着大雨开去了北沿,天放晴了,倒是可以看到南沿笼罩在一片黑云和道道闪电里。整个的感觉就很魔幻。那次最大的遗憾就是只在峡谷边上看了看,没有走下去。十年之后,终于了却夙愿。

Down is Optional, Up is Mandatory

大峡谷hiking的一个特点就是没有中等难度的路线,要么是在峡谷沿儿上走走的简单路线,要么就要走下去那就很难。往下走一小段然后折返当然也可以,但作为hiker心理上总会觉得不够完整就是了。鉴于同去的两位都是对体力很有自信的跑过半马的选手。。我们选择的是从South Kaibab下到谷底,再从Bright Angel上来的路线,全程19英里/30公里,落差1300多米。这样的路线是公园严重不推荐一天完成的,官方建议是申请露营许可或者订到Phantom Ranch的床位,在谷底住一晚,第二天再上来。但事实上由于大峡谷太有名,一天上下的hiker还是很多。而峡谷hiking是先下后上,谷里夏天又炎热暴晒,经常会有人半路体力不支。公园平均每年出动直升机营救250多人,每条下谷的trail前半段都有好几个建议hiker量力而行的告示牌。

我们那天早上吃饭碰头停车之类的花了些时间,大约是早上七点半到达trailhead开始出发,大部分网上的攻略写的都是六点半就开始走。South Kaibab一开头的景色就十分漂亮,可以借着朝阳一览峡谷纵深。半小时左右下到Ooh Aah Point是第一个观景点。看着下面蜿蜒曲折的trail心里还真是有些打鼓。在这附近我们遇到了一个白人小胖子ranger(公园管理人员)。他在挨个问每个路过的人要下到哪里。我们说要下到谷底再上来,他立刻说“现在已经太晚了,你们到下面会被烤熟(fried),你们没准备好”,然后建议我们走到Skeleton Point就折返,说即使那样也要走4~6小时。看了看地图Skeleton Point才只是下去路程的一半而已。这ranger的建议还真是兜头一盆冷水。我们也没跟他争论,当时的想法就是下到Skeleton Point再看吧。

继续往下走到了Cedar Ridge是一个有酷酷的枯树的平台,在这里我们遇到了另外一家年龄从11岁到69岁的人,他们也是计划和我们走一样的线路,一天上下。领头的女生说他家每年都来hike这个路线,只要带的食物够多应该没问题。看着他们队里头发花白的老奶奶,我们受到了一些鼓舞,开始加速往下走(btw此老奶奶在最后500米超过了我,orz)。

走着走着迎面遇到了一个顶着毛巾拄着登山杖在往上爬的印度裔女ranger,她简单问了我们一句要去哪儿,然后就说了句”多喝水,多吃咸的零食“就继续走了。我们不禁又感到了一些希望。

再走到一个拐角的地方,遇到又一个白人女ranger很潇洒的屈膝坐在路边一块大石上。她看到我们过来也问”你们要去哪儿“,我们说要去谷底再上来。她立刻问”你们准备好在这个天气里面hike 20英里了吗?“ 我当时脑子一热就立刻回答“Yes, we’re ready!”。她满赞许的看了看我们,说”Good luck. Drink lots of water. Eat lots of salty snacks. You can do it!”

再走下去到了Skeleton Point,我们几乎都没有讨论就继续往下走了。South Kaibab下行一旦过半,那几乎就没有回头路了,因为水源都在Bright Angel那边。正如一路的警示牌所说: Down is Optional, Up is Mandatory (下山是可选的,上山是必须的)!

科罗拉多河,和挑战极限的上行

往大峡谷里走的过程就是一个离科罗拉多河越来越近的过程。在上面有些地方可以望见河面,但从一千多米的高度看上去河面跟静止的一般,有一处我们还争论了一会儿那些看起来静止的白色纹理是水花还是沙滩。但越往下走,河面看起来就越明显了。科罗拉多河在红黄色的峡谷中间,看起来是某种深绿的颜色,在某些水急的地方还能看出水流里裹挟的沙子像一些巨大的黄色触手在顺流摆动。河边有几处沙滩,上面还有零星的游客,在谷底又热又晒,想必能去水里泡泡是挺爽的。河上不时还有从上游驶来的游览船,不知道是从哪里开来以及要开多久到这里。坐船的人和hiking的人,想来追求的是颇为不同的享受吧。

说到坐船的游客,这条道上还有不少成队的骡子,有的载人,有的运货。规则是人遇到骡子要给骡子让道。带领骡队的牛仔常常会友好的停下骡队让hiker先过去。但也有一次我们在烈日下走了半天看到一片阴影正想去乘乘凉,结果迎面来的一个骡队把那片影子占领了,我们又不想跟骡子搞得太亲近只好继续走。路上不出意外的有很多骡粪,网上有人说很多很gross,但我觉得也还好,在可以忍的程度。

我们到谷底的时间大约是十一点半。穿过Black Bridge跨过了科罗拉多河,沿着河岸走了一英里左右从Silver Bridge穿回来就到了Bright Angel trail。因为觉得时间稍微有点紧,我们就没有去Phantom Ranch,在Bright Angel trail起点的水源补充了水就继续上行。这条路线的一大好处是上行途中有多个水源,不需要背太多水。当年在Half Dome下来的时候脱水又脱力的惨状并没有重演。另外上行的Bright Angel要比South Kaibab长(10英里 vs. 7英里),这样坡度会缓一些。所以如果要从南沿下去再上来的话,推荐South Kaibab下行Bright Angel上行。

往上爬的这十英里前半段还比较缓,虽然很晒,但是是沿着河走,不时还能找到一些阴凉地。过半之后到达Indian Garden,是难得的一片绿洲,还有小瀑布和小溪,是当年印第安人居住的地方,现在有一个宿营地。从这之后的四英里就变陡了起来。事实上仅仅这四英里爬升的海拔就有一千米左右,跟Yosemite著名的Four Mile Trail相当。也就是说这一天接近19英里的hiking中,把最后四英里截出来都可以算是一个strenuous的路线了。。事实上到了这个地方,我已经是有些体力透支了。最后四英里我走得非常缓慢,最慢的时候几乎是一小时才能挪一英里。平时hiking累了,坐下休息休息,喝喝水吃点东西就会觉得体力恢复过来。这次这种情况却会觉得身体不工作了,吃吃喝喝都还是转化不成能量的感觉,找回了那次从Half Dome下来的感觉。

最终我们回到南沿是六点半,用了11小时左右。有大半程都是在“要在天黑之前上去”的压力之下走的,对我来说已经是尽力而为了。整条路线的景色变化万千,很值得一看。当然更重要的是圆了那种“到大峡谷底下”的感觉,得偿所愿。

如果有人要去走同样路线的话,强烈建议多打Phantom Ranch的电话订谷底的住宿。一天走完固然很爽,但说实话对一般体力的人来说也很折磨。如果能分两天的话想必会更enjoyable一些。而且一天走下来之后,第二天基本上也累到什么都做不了了。。哈哈

火箭升空

上周是公司十周年的年会,美国欧洲亚洲三四百人飞去奥兰多,在环球影城对面的度假村玩了一天开了两天会。晚上各种包场土豪气息十足,包餐馆酒吧夜店不谈,我还是第一次知道环球影城这种地方也能包场。虽然只是包了一个角落,但是开了两个很受欢迎的过山车专门给公司的人坐也是很神奇,完全不排队想怎么坐怎么坐,于是有人连坐11次Mummy。。看着公司logo打在变形金刚的楼上感觉很魔幻。

年会之后的1月20号周五,我和几个同事去了肯尼迪航天中心。这儿是NASA旗下的火箭发射基地,有很多参观项目开放给公众。可能由于在奥兰多,搞得与其说是博物馆不如说更像主题公园。我去之前便知道周四有一个火箭发射,但时间赶不上。结果周五去了坐游览车的时候司机说下一次发射“就在今晚”。我心头一惊,查了一下原来周四那次取消了改到了周五,我们刚好可以赶上!果断买票。晚上7:42,ULA发射的Atlas V火箭,卫星功用保密。

五点钟从主园区坐巴士来到发射观景点,距离发射架有十英里远隔着一道海湾,毕竟离得近的话会被气化掉。。还是得待在安全距离的。在这个观景点能远远看到这个航天中心的五个发射架,但基本上是看不清楚火箭的形状的,跟电视直播里面看到的火箭发射那种距离和清晰度是两码事。

那为什么还要来现场看火箭发射呢?因为那光芒和声浪的烈度,是看电视很难体会到的。当火箭点火那一刻,地平线上便亮起一团火光,迅速变亮变大,几秒钟之内就亮到从这十英里外都觉得刺眼的程度,远远亮过任何朝阳和落日,倒像是一轮正午耀武扬威的太阳被错愕的拽到了天边,连在水上拖出的那道反射的光芒都让人无法直视。点火十几秒钟之后,声响才传过来,隆隆的声音也是几秒内由弱变强,彷佛是一百个响雷在一起不停激荡,震得人头发都在颤抖。这火箭发射的能量是和原子弹爆炸相当的,那种威势着实不是从一方电视屏幕中能体会的。

新闻上偷来的图👆

我们看到的差不多是这样👆

从五点到七点半这段时间里,现场是有个大叔一直在讲解的,几乎是个单口相声。他讲了好多火箭相关的天文知识,物理原理和趣闻轶事,也回答很多现场观众包括很多小朋友的问题。当晚的问题显然很多是围绕前一晚的发射为什么取消。似乎先是有技术原因推迟了一段时间,随后一架飞机又飞进了发射禁飞区,以至于错过了40分钟的发射时间窗口。于是很自然的观众就开始问“那架飞机的飞行员怎么样了”,这问题前前后后至少被问了三遍,因为推迟一次发射意味着重新灌注液体燃料,至少百万美元的损失。大叔的回答很官方:可能会被FAA罚款,他也不知道详情,大家不要去网上信谣传谣。。

在讲解到中间的时候大叔提到1968年他父亲从越战战场回来,他们一家人几年来第一次团聚,接下来那天他在自己家的院子里看到阿波罗8号升空。巨大的火球和震耳欲聋的声浪,火箭第一次载着人类飞向月球。在这探索宇宙的宏大背景下,一切事情都似乎变得更渺小,只有那些真正重要的事情可以被拿来相提并论,留存在记忆里。

而我们观看火箭的这一天,Trump上台了。操!

New Orleans Trip

今年新年的旅游计划在考虑了古巴,墨西哥等选项之后最后落在了便宜省事的新奥尔良。新奥尔良在美国并不是以烤鸡翅闻名的,它作为一个旅游城市的关键词大概是:爵士乐,美食,酒,飓风。

新奥尔良的旅游景点高度集中在一个叫French Quarter(法国区)的区域,纯走路的话大约半小时就可以绕一圈,是个适合步行游览的地方。好的餐馆,酒吧甚至博物馆都扎堆儿集中在这附近。可以想见的是这里停车也还挺贵的,所以其实新奥尔良是美国少数不太适合开车游玩的城市,能想到的唯一另外一个就是纽约了。

French Quarter是一个酒吧区,数不清的酒吧一家连一家,中午开始很多酒吧就坐满了人在喝酒,到了晚上就更热闹。新奥尔良有好多款著名的鸡尾酒,包括“路易斯安娜州酒”深红色少少一杯加了各种香料味道独特的Sazerec,往往预先调好直接从一个冷饮机器里面打给你的粉红色Hurricane,还有各种味道香甜加了牛奶奶油根本喝不出酒味儿但是劲头十足的危险种类。。另外还有各种鼓励豪饮的“手雷”酒,超大杯的啤酒,买一送二的鸡尾酒。连我们去个乡下小咖啡馆吃个午饭,服务员都直接问你要喝Mimosa还是Mojito,点个咖啡都觉得自己很异类。新奥尔良不禁止public drinking所以在街上也可以喝酒,于是整个French Quarter有一堆“TO GO”的鸡尾酒吧,和满街都是边走边拿着奇怪酒杯在喝的游客。整体来说是个喝酒的好地方。。

新奥尔良的酒吧也是主要的看音乐演出的场所。很多酒吧的演出都很有名气,从下午到半夜会有多个乐队登台。大部分都不收门票只要点酒就可以坐下听,不过也有Preservation Hall这样名气特别大,卖门票还要排一小时长队才能进得去的地方(新年前的情况,可能平时没有这么夸张)。这儿的音乐最常见的是爵士乐,水平普遍很高,也有其他各种音乐风格穿插。因为酒吧很密集所以很多店都直接开着门让音乐声飘到街上来招揽游客,说实话在美国还真没见过这种风格的街区,倒是有点像北京后海那种架势。

新奥尔良的食物特色是美国南方菜(Cajun)和海鲜,餐馆普遍水准还可以。值得一提的是生蚝,卖的店很多但是跟纽约的生蚝店不是一个路数。新奥尔良这儿的生蚝肉很大但是鲜味不足,生吃起来过瘾但略缺乏深度。。所以似乎本地人更偏爱的吃法是碳烤,试了几次也不错。其他一些本地食物有Po Boy,是一种松软的法国面包的三明治,还挺好吃;Jumbo是一种类似海鲜汤的东西,Jambalaya是一种海鲜泡饭的东西,都是尝尝就好。

新奥尔良2005年经历的卡特琳娜飓风很严重,整个城市都被淹了,全城紧急疏散,损失惨重。有几个博物馆有这方面的展览。现在已经过去十几年了,整个城市还是有种破败的气息,尤其是出了French Quarter感觉更为明显,流浪汉无处不在,在马路中间的隔离带草坪上坐着晒太阳的好多。整个城市很依赖旅游业而穷人又特别多,于是不时会有点被坑的感觉,比如平时10块钱的停车位新年夜会突然跳到30块钱。。

我们在这儿待了七天,说实话没那么多可玩的于是我们的行程安排得十分松散。有时候一天只去一个景点转个两小时,其他时间就是吃吃喝喝。去了Audubon的全套:动物园水族馆昆虫馆。其中比较有特色的是昆虫馆,一开始看到各种巨大的蜈蚣重甲虫百足虫什么的我还挺有兴致,看到屎壳郎的时候我意识到这好像是我第一次看到真的屎壳郎。但接下来看到成箱的大蟑螂的时候我就有点崩溃了,箱子旁边还写着”In Loving Memory of [someone]”,真让人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接下来的cafe里面居然卖各种炸虫子,还免费品尝,恍如来到王府井夜市。。一个长得略有电影里变态杀手气质的老爷爷热情的招呼我们尝尝油炸蟋蟀这种”gateway bug”,于是吃了两个又吃了点炸waxworm,没什么味道只是能觉出来在嚼虫子。。。还好这个昆虫馆最后还是有个非常大的亮点就是一个放了好多蝴蝶的房间,在里面走的时候身边有各种漂亮的大蝴蝶飞来飞去,感觉很魔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