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窑异闻录——十八般武艺

上了大窑我才知道体罚是多么稀松平常,每天早饭后那个半小时的早自习是默认的“处理家务”时间,各个班的班主任都会在教室门口处理前一天里面被老师校长抓的倒霉鬼们。那个时候放眼望去,每个班门口少则一两个,多则五六个,排着队耷拉着脑袋,班主任或是戟指大骂,或是大打出手;这打又分很多花样,有的喜耳光,有的喜棍棒,有的喜拳脚,有的喜刑具;每种武打流派又有细分,比如耳光有喜欢猛扇一边后浪推前浪的,有喜欢左右开弓大玩拨浪鼓的,细数开去只怕是要另写一个系列了。
现在还印象深刻的几个事件。一个是初一的班主任,五十来岁的一个婆娘,十分凶恶,前面那个发动每天一次揭发检举的就是她,每天的班会就是丫的咆哮时刻。她曾经数次威胁说再如何如何就扒裤子(嗯,不错,没有打错,就是扒裤子。。)其理论是什么不要脸了就把裤子套头上就可以了,(我靠我打出这行自己都受不了)。终于有一次,终于,她真的这么做了……在她的两个班的英语课上,她把某次小测验考的不好的一些人……当众……那个……了。每个班大约十个人,有男有女。所幸还是留下了内裤和秋裤,不过前一两个人的外裤确实是一边棍棒加身一边被强行扒下来的,后面的大多乖乖就范自己脱了。十余个人站成一排,鬼哭狼嚎,哎。。。
其它几个就远不如这一个火爆了,初四三十来岁的女政治老师,身高大约一米五,愣是抓着一个一米七的男生的头往玻璃黑板上猛掼;初一男语文老师站在讲台上一脚登在讲台下面一个又高又胖的男生胸口,把这个哥们踹的后退n步坐在地上;初二的时候班主任让几个人手按地面拿笤帚猛打屁股;初三的时候物理老师让两个人互相钢尺打手心打到他满意,还要求竖着打因为压强大。。。
当时班主任一般是必须出手打本班的,任课老师大部分打,极少数不打。不过当时最恐怖的一般是别的老师上课时候班主任突然冲进来拎走某学生,这一般是犯了什么比较大的事儿了(比如中午在校园里面打闹被主任抓了),这时候通常都是暴打啊。还有直接在教室里面就开打的,初一班主任就在某课的时候冲进来把一个学生从教室前面抽耳光抽到后面,咆哮了半天,任课老师倒也司空见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