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窑异闻录——吃饭

大窑吃的饭还真是非生活在新社会的孩子们所能想像。全校有一千左右住宿生,一天三顿统一吃学校食堂的饭,学校里面只有一个很小很小的小卖部,平时又不准出校,所以也只能吃食堂。学校食堂每顿只做一个菜,或者说汤,因为那个菜绝对不会比大学食堂的菜叶蛋花汤稠,嗯。经典的几个菜,一是水煮葱叶,就是把大葱的叶子(没有葱白)用水煮煮,加些盐和辣椒;二是土豆鸡架,每人可以分到四五块儿鸡骨头,那骨头剔得真tm干净。。还可以分到两块土豆,不要小看这两块,其实已经是一个土豆了,因为一个土豆通常只切一刀,自然是带着皮的,皮上自然也是带着泥的,所以那个菜的汤底下通常有一层泥巴;三是菠菜面条儿蚜虫汤,据有幸劳动课的时候去食堂干活儿的同学说,这个菠菜是成捆的用水管冲一冲,然后拿一个乌七马黑锈的像锯子的铡刀(嗯,正宗铡刀)来切的,所以成品飘点儿蚜虫也不奇怪了。早饭默认是稀饭加馒头,可以订咸菜,但是偶尔会分不到,这样就得干吃馒头稀饭了。
每十个人是一个组,每天有俩值日去食堂打全组的饭,一个拿竹筐盛馒头,一个拿铁皮水桶盛菜(请注意这个神奇的桶,以后还会提到)。有一条著名的规定是打饭的从教室到食堂的路上不准跑必须走,为什么呢,俺不知道。要知道全校怎么也有百八十组,而食堂只有一个口儿,去晚了就得排长队。于是常常还是有值日以身试法,但是,每个拐角后面,都可能潜伏着一个还没完成当月名额的校长……当某组的值日下课后一跃而出但是迟迟不归的时候,通常就是被绊下马来了并会因为这个诡异的“打饭路上跑”理由荣登下月纪律小结的台子了……
值日把饭打回来之后,大家把饭盒放在教室门口的水泥路面上一字排开,值日把馒头放到盒盖上,菜(汤)盛(倒)到盒里。这里又有一条著名规定就是“分饭的时候不得围观”,为啥呢,我还是不知道。值日分好馒头和菜之后进屋呼哨一声,大家蜂拥而出领回座位上抓紧时间吃饭。这时候值日还要很苦的去排队用那个盛菜的桶打半桶凉水,大家吃完饭之后都用这半桶水刷碗……为什么要排队打水呢?为什么不去水龙头刷碗呢?因为全校一千住宿生,但是只有三个水龙头。因此有一条著名规定“不准用那个神奇铁桶之外的任何东西在水龙上接水” ,我想大家已经习惯突然冒出的奇妙规定就不要问理由了。总之就是饭盒/水杯/暖壶等等东西接水是严禁的,尤其是直接凑上去喝水。夏天大家想喝点凉水都得拎着那个油脂麻花的桶去水龙头排队,然后无视里面的油光甚至菜叶狂喝……
大窑的馒头也很有特色,是学校的面粉厂自己磨的面粉做出来的,当面粉厂抽筋的时候,就会吃到小而结实而黑黄而酸而能捏墨水瓶的馒头,我想我这辈子不是很容易再吃到这个了,当然大窑的很多菜都是我以后吃不到的。。。食堂做馒头的方式也相当的豪放,把面揉成长长的长条,然后一刀一刀切成段,每段就是一个“馒头”,每个馒头号称是四两,正常情况下大概比KFC的汉堡长上一块儿,基本上是方形。(KFC的汉堡,饶恕我吧!)每个人每顿吃多少馒头是月初订下的,俺当年饭量也不大,一般订三两,那么值日就掰掉1/4块儿,把3/4给我,但也有时候时运不济,分到三块儿1/4……嗯,其实我们也不是每顿都吃馒头的,一两周会吃上一次含沙量不错的米饭;其实我们也不是每顿都是稀成那个样子的菜汤的,一两周会有一次不知道什么油炒得木乃伊一般的芹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