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窑异闻录——睡觉

睡觉方面,宿舍是上下铺的通铺,进门左右两边各是一个上下床,也就是一个宿舍一共四条通铺,每条通铺12个人左右。有的同学可能还不知道什么叫通铺吧,通铺就是一张很宽很宽的床,人在上面一个人挨着一个人睡。我也是初一去了才见识到什么是通铺,入学的时候要求每个学生自带一条一尺五宽的草褥子。草褥子就是一个塞满了麦梗的长长的布袋(注意必须带草的,棉的是不允许的),上面再铺一个薄薄的褥子,人就睡在上面。所谓一尺五宽就是每个人的铺位只有一尺五的宽度,基本上就是人挤着人吧,胖些的平躺都比较困难。
晚上九点多打熄灯铃,并不是意味着你应该去熄灯了,而是意味着此刻开始老师可以抓人了。这个时候如果还有宿舍没有关灯,有人没有上床躺好,有人还有说话,都是非常危险的。有人可能觉得人挨着人睡觉,说话还管啊,没错他确实管……而且由于每个宿舍都异常安静,就算你很小声的说话还是可能会被窗下的老师听到。就算听不清是谁说话,那不是有舍长嘛,有一屋子人嘛,关于连坐制度当时俺就理解的很深入了。。
话说宿舍里面管得最变态的莫过于初一的时候我们的数学老师,一个干瘦干瘦30来岁的家伙,还打过我-__-。他值班的时候会要求男生睡觉只能穿内裤,不能多穿也不能少穿,声称有益健康。大冬天冷得要命也是这么要求,关键是他真的会在熄灯的时候到宿舍来一个一个掀开被子检查,OTL。曾经有一个新转来的男生惊恐万状的抓紧被子试图抗拒,但还是被强行掀开了,哎,不堪回首。
当然还是有时候宿舍会闹腾的,年级高了胆子大了之后说话啊什么的也是有所发生,不过悲惨被抓的事情也是时有发生。记得有一次我们宿舍上铺的几个哥们说得正欢,突然觉得气氛异常,原来班主任已经走进宿舍站了一会儿了……当时的老班还是满火爆的,脚踩下铺床沿站着头探到上铺就开始大骂某声音最响的。这位哥们灰溜溜的站起来挨骂,然后觉得有点不对劲,因为老班头也就刚探到上铺的高度,他站在上铺脚对着老班的脸,他又不能趴下和老班脸对脸,最后只好战战兢兢的跪在老班面前……
全校要巡查的宿舍很多,几个老师还是巡不过来,所以后来还设立了学生巡夜制度,全校班级轮换巡夜,所谓的人斗人,恩怨颇多。
说到宿舍,还要再提一下上面说过的那个神奇水桶。仔细看前面的时间表的话可以注意到,从下自习到熄灯其实只有短短15分钟的时间,这15分钟要排大队上WC,冲进宿舍躺好,所以洗漱是很奢侈的,事实上我那时候也就是隔三差五才洗个脸,一周不洗脸也不是没有过。而洗脸的水是必须通过神奇水桶才能进入每个人的脸盆的……所以是由宿舍值日在晚饭后拿那个水桶去打了,然后把大家的脸盆排在宿舍外面(著名规定again:“盛着水的脸盆和水桶不能放在宿舍里面”),每人的脸盆倒一点儿水。四个值日通常也就有时间打两桶水给四十多人用,每人大概能分到刚刚浸过手掌的水,这就是晚上和早晨洗漱的全部用水……到了冬天早晨,放在外面都冻成冰块儿,就用拳头砸开,拿底下的冰茬子抹抹脸了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