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去拜访刘珊了

有些不大不小的激动,呵呵,乱写一点,聊作备忘,熟人大概听我讲过n遍了:P。

和刘珊是初四那年的英语竞赛认识的,那年我运气大盛,一路跌跌撞撞混到了省级的竞赛,到济南去考试弄到了一个第五名。(记得当时我对英语的理解就是这一个理科。。分特)颁奖之前由于身边的前十名基本都是女生,我就很兴奋的搭讪了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第二名?),颁完奖却找不到了,于是抓住旁边的第四名留了个联系方式,就写在当时的一本奖品书《格列佛游记》的扉页上,这便是刘珊了。(前两天毕业的时候这本书险些被riki卖掉,靠。)

此后是漫长的通信过程,基本上可以认为从初中到大一。大二开学之后好像就几乎没有信了。写信这个方式还是很有意思的一种交流方式,双方都可以有充分的时间,选择心情合适的时候(比如上boring的课。。)来写。而且写信的时候总会更多的表达和流露自己好的一面,不会露出缺点来,比如刘珊同学恐怕通过写信是看不出我的邋遢和有时的失态的,哈哈。当然性格之类抽象层次的东西在信里自然能够读出来,只是写信是难以了解到某些具体的事情的,这也就使得写信成了一种很特别的绕过了某些东西的交流方式:)

记得那时候通信是十分愉快的,班主任时常会在午饭的时候拿着我的信进来,而我尤为盼望的就是刘珊的信(袁蕾姐和小芃的也很盼望,不过几率很小:P)。刘珊的信给我的感觉就是质量稳定文笔优美字体潇洒内容纯净,这最后的一点是很关键的:P保证了我看完信总是很高兴:D 两个人的信里大多是谈一些日常生活随想杂感,搞得我偶尔也会以为自己是个文人。哦,不过我还是比较open,常常会谈些自己的感情波折,真是弱智-_- 刘珊是到了大一才在某封信里面叙述了一下自己高中的某插曲,太坏了。。

那时候我时常是一边吃着盒饭一边读信,然后下午第一节课就写回信,呵呵。不得不说在写信方面我还是有点自惭的,字体坏到只敢用铅笔,写信的时候也常常会文思枯竭,不得不拿着她的信逐段评论,或者大记流水帐。。。倒是和我现在的blog风格相似。。我们写信也是把邮资从六毛写到了八毛,每人都有厚厚的一大摞积累。高三毕业那会儿我把她的信按照时间顺序排在桌子上(六十来封吧),好像还从头读了一遍,啧啧。

除了写信还是有几次见面的。初中毕业那个暑假顺路去了她家一趟,一直在她家坐着聊天,聊了数小时。高中期间有没有见面也记不清了,或许有一次?就记得高中毕业的时候见过一次,我冒着暴雨从淄博去济南某学院找她,结果还搞错地点坐公车坐到郊区去了。。当时她作为复旦的保送新生在发宣传单?呵呵。最近的就是她找工作的时候来中金面试那次了。我特地跑到中金去和她吃了个午饭,由于cactus在旁,搞得有点不知道说什么,都是“啊,好久不见了”之类的话,分特,呵呵,也可能由于大二以来联系少了吧,不过基础的感觉还是没有变的。当时印象很深的是她接了hr的一个电话,神态专注,声音语调都很pro,让我赫然有一种“哇,白领”的感觉XD

电话嘛好像不是很多,集中在某些时期。记得高三下学期有一阵子我每周都会电话她,大概主要是讨论保送的问题,我还是很希望她能来北京:) 不过当时错过了清华北大,复旦也就是最好的选择了吧。大学前一两年似乎打过一些,后来就各忙各的了,她有了bf,我也有了gf,呵呵,爱情是很容易占掉这种友谊的时间的,不过我想这种友谊也不是很需要时间:P

ok,就写这些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