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山月

昨天去吃了巴山月,川菜馆。有些菜比较辣,也不是特别辣了。我好像变成一个比较能吃辣的人了,虽然从小没怎么锻炼过这方面,以前也不怎么能吃。
袁蕾是相当嗜辣的,最后请我的几顿饭都是川菜。去了美国寄回来的照片也是在吃酸辣粉(or肥肠粉?),还找了个四川老公,哈哈。
当时她教导我的就是:1.不能吃辣就很多好吃的东西体会不到;2.吃辣是可以锻炼的,她就是上了大学才练出来的,不过我总是觉得她本来就又这个天赋,只是
大学之后开发出来的而已-_-
我现在吃辣还是会狂出汗,尤以两耳后为甚。嘴倒是很能忍耐,也能吃出味道来。肠胃也会有点“吃了辣的东西”的感觉,不算难受就是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