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的broom (by cactus)

几年前我过生日的时候cactus写的一篇小文,今天找起来发现除了我硬盘上的一份,就只有旧水木还有litmon转帖过去的一份了。想想之前宿舍几人扯淡的原始版本的“broom的故事”已经彻底消失,也是有点遗憾。就把cactus这篇写得很好的文章转过来保存一下吧。

正文开始


我与broom相识也有半年了。
半年并不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但我觉得已经很有必要将我所认识的broom用文字记载下来了。时间缓慢的流逝足以冲淡人们原以为会永远深刻的记忆,而身边的 人也在随着岁月前进的脚步发生着不可预料的变化,许多年以后我们或许会忘记broom,或者无法记起今天的broom,而只有文字的记载能够让我们回忆起 在这个年代9#的那个带有传奇色彩的broom,我奢望着自己的这些文字能经得起时间的冲刷,到那一天还能留下淡淡的痕迹……
2月8日是broom的生日,我就用这篇拙劣的文字来表达我对他的生日祝福吧!

一、相识

命运之轮总是在人们不曾发觉的时候悄悄地开始转动……

我想我认识他应该是在某次有人在水母的DCST发文问楼内有没有人开kof的服务器,我回复了他,说如果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切磋切磋。当 时我只把这个人当作一个刚进9#的菜鸟,换句话说也就是一个可以让我体会游戏中屠杀的快感的对象,但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在不久的将来会成为9#里的又一个神 话–这个人在水母的ID是broomx,没错,他就是broom。
是因为平时我基本上不会去DCST。当然就算那次我没有看到他的文章我以后也一样会认识他,不过我仍然相信我难得去看一次系版就能认识这样一位传奇人物实在是命运中已经注定了的。
当天晚上我就与这位在以后的日子里成为我的好朋友的师弟切磋了kof,对战的结果我已经记不清了,不过几乎可以肯定不爽的是broom,好歹我是在9#的kof至尊fox的魔爪下活过来的人……
切磋完以后我邀请他来我寝室坐坐,其实当时一方面是想让他认识一下一位kof大牛,我的同学f,另一方面也是觉得师弟来看望师兄是应该 的,所以是他上来而不是我下去,如果知道他即将以神话的方式存在于9#的话,我想我当时一定会放下师兄的架子,自己去楼下见他的……
几十秒钟以后我们寝室的门被推开了,broom就这样立在我面前。
说实在的,我所看到的broom与我先前想象中的broom大不一样。
首先是乱蓬蓬的头发,我想用鸡窝来形容是再形象不过的了,他的头发应该是又粗又硬像铁丝一样的,因为我发现他的头发不长却能以非常优美的弧度–虽然因为 每一根头发卷曲的方向各不相同而显得乱糟糟以至让人不会在意它们的优美弧度–卷曲着,不过我从来没有仔细看过他的头发因为它总是显得那么脏,对于我这样 一个喜欢干净的人来说接近这种脏兮兮的东西实在是无法忍受–即使它或许只是看起来脏兮兮。
头发下面是略显粗糙的皮肤和端正的五官,他的眼睛好象不太大,不过他戴着眼镜,我一直觉得奇怪的是为什么戴近视眼镜的人的眼睛透过镜片看也会显得比原来大,难道近视眼镜不是凹透镜吗?不过不管怎么样戴着眼镜后他的眼睛和脸的比例显得非常协调。
他不是很高,在他身上看不到什么山东大汉的影子,当然当然,山东人也不都是大汉,比如我下铺的squirrel,充其量不过是山东长汉,大汉那是绝对说不上的……反正不管怎么样,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还以为他来自南方。
之后我们坐下来聊了一会儿,他好象不是很健谈–这是当时给我的感觉,我还以为他是一个内向的人,知道后来我才知道当时我被他迷惑了,试想一个内向的人如 何能在9#造神运动中脱颖而出?反正我们当时没聊几句他就下去了,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好聊的,因为他当时不曾显露出他的外向,而我又是一个真正腼腆而不健谈 的人……
我和broom的交往就这样开始了,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才开始一点一点地了解了我的这个朋友。
如果一定要对我们的相识做一点什么总结的话,我想套用squirrel在某个场合曾经写下的句子–感谢上苍让我有幸生活在这样的一个社会,这样一个神话诞生的年代;很多神话生活在我们身边,比如9#的broom。

二、游戏

共同的爱好让两个人互相了解

我与broom是因为玩游戏而认识的,我们在一起的很多时间当然都是在玩游戏。
我与他玩得最多的是kof,我们认识的时候就是玩这个游戏,当时他打不过我,我想直到现在他和我玩kof仍然摆脱不了失败的命运,就好象我最早与fox玩kof时我输得很惨,而直到现在我仍然被他狂屠一样……
不过我喜欢和broom玩kof,因为和他玩才能享受到虐人的快感(如果有自虐倾向的话推荐找fox玩kof),同时他的水平也很不错, 所以不至于赢得无聊。其实他玩得已经很不错了,之所以总是输给我我想或许与他失败的经历太多,心里已经留下了阴影有关吧。
假期里我喜欢扛着usb键盘去他们寝室找他玩,因为我觉得两个人在一台计算机上玩游戏比较有乐趣。我通常会一边玩游戏一边不断地说一些让 气氛变得轻松的话,broom好象很难得在玩游戏的时候说这些话,他一般只会说一些短语诸如”靠”、”ft”、”没天理”等等,或者瞪着眼睛咧着嘴看着我 以宣泄他心中复杂的感情。
在我控制的角色被他打晕的时候,我总是无一例外地问他:”有没有武德?”他总是伴随着非常淫荡的笑声回答我:”没有!”当然当然,换了是我同样会是这个答案,只不过每次我把他打晕以后他都不问我这个问题而只是瞪着眼睛看着屏幕上他所控制的角色被我狂K……
我喜欢抱着键盘下去打的另一个原因是他总有很多吃的东西,一边打的时候我会一边告诉他:”来点吃的补充一下战斗力如何?”而每次他都非常大方地拿出零食与我分享,在这一点上我无疑是很感激他的。
**********************************
特别节目:教你自己做好吃的东西
原料:苹果
把苹果洗干净了,再把皮削掉,然后纵向切成厚5mm左右的片,将他们用一个盘子啊或是什么干净的东西托着,放到暖气片上烤一整天,就成了苹果干。
苹果干保留有苹果原来香甜的韵味,入口后隐约有嚼苹果时的那种脆而不硬的感觉,并且能放置比较长的一段时间不会坏,实在是居家旅游、老少咸宜的食品!
这个是我在broom那里玩游戏的时候从他那里学来的。
特别节目到此结束,继续我们的正题–
**********************************
我们也偶尔玩玩别的游戏,比如真侍魂,这个游戏一般是broom有自虐倾向的时候才找我玩的……又如泡泡龙,这个也是broom介绍给我玩的,当时我们都是新手,只玩了一个晚上,就一起报名了9#游戏大赛的泡泡龙比赛,并且他还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关于游戏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我们是因为玩游戏而认识,因为游戏而互相了解,并且我们现在还常常在一起玩游戏,这就ok了。

三、学生节

一个人不是因为他拥有什么,而是因为他做了什么而显得伟大

让更多的9#人了解broom的莫过于2002年的学生节了,在整个学生节活动中broom为我们做了非常多的事情,或许很多人不知道,或许知道的人已经开始忘记了……
broom负责了整个游戏大赛的安排、直播工作。虽然说起来就这么一句话,但其实他付出了很多,在那一段时间里,他牺牲了很多课余和课内时间来做这个工 作。在他的电脑上安装了各种各样的游戏,所有的转播设备都放到他的房间里去了,而且一旦有比赛,他就必须在寝室里呆着,准备解决随时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 去年的游戏大赛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这与broom的努力是分不开的。这些我想在bbs相应的版面上都有记录,我就不多说了。 //bow to broom
在游戏大塞结束后,他又负责了学生节晚会的音响工作,这个也不是轻松的活,熟悉各种设备固然是要花费一定时间,更重要的是每一个节目的排 练他都要到场去熟悉节目的音效,整个学生节晚会那么多节目,他都一个一个地参加了排练,多么大的付出啊! //bow to broom once more
学生节他做的工作和贡献我就说到这里,其实我更想说的是在学生节期间我所看到的broom。
印象最深的当然是游戏大赛,很多我感兴趣的项目的比赛我都是在他寝室看现场直播的,当然还有一些是我自己在他寝室进行的比赛。broom自己也参加了比赛,不过好象他所有的比赛都没有拿到名次,呵呵,真是可怜。
现在大家回想一下激动人心的kof比赛,充满悬念的sc比赛,还有结局出乎意料的wc比赛以及最后的落幕战–泡泡龙和俄罗斯方块……除 了选手们精彩的操作、解说们富有激情和幽默感的解说,从电视里传来的还有什么?仔细想想–对了,还有随时可能出现的夸张而淫荡的笑声,不止一个人问过我 那个笑声的主人是谁–毫无疑问,这种可怕的声音来源于broom。在比赛的时候,broom总是在裁判、解说的身边,一旦看到或听到有什么可笑的东西, 他立刻用那种恐怖的音调发出歇斯底里的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如果大家不相信那个看起来很纯情的broom会发出这样的声音的话,可以亲自到他寝室去验证 一下……
虽然broom的笑声很有特点,但是他解说实在是不行,有几个项目他解说过一段时间,基本上是瞪着眼睛盯着屏幕张着嘴用手把话筒放到嘴边 然后保持绝对的静止,最多时不时地”哇”一下或是发出前面我所描述的那种笑声,而完全没有任何解说词从他嘴里吐出来。我真是难以想象像broom这种9# 的神话、交际花级别的大牛,居然会那么羞于言辞,难怪无数的人都说曾经被他所谓的清纯所迷惑而无法认清他的本质……

四、饭

民以食为天

认识的时间长了,自然会有一起吃饭的时候,不过在我的印象里我们在一起吃饭如果不是各买各的话那么十有八九用的是broom的钱,以至于 现在我发现餐卡里没有钱的时候第一时间出现在我脑海里的名词不是清清或是清东什么的,而是broom……每当我发现餐卡里没有钱而又不愿意去加钱的时候, 我就会在bbs上给broom发一个信息:”玩kof吗?”和他玩一会儿游戏,然后问他:”我们去吃饭吧!”broom一般都会欣然接受我的邀请,等到了 9#楼下,我通常会告诉他:”其实我的餐卡里没钱了,你说怎么办呢?”这个时候broom通常会非常大度地告诉我:”那用我的吧……”于是我邪恶的目的就 这样达成了……
我记得只有一次我请他吃饭的,应该就是假期里吧,我在他房间里和他玩真侍魂,玩过这个游戏的人都知道如果连续胜利的话,会把胜利方战胜了 对方的那些角色的头像一个一个排列起来,当时我已经赢了很多局了,所以整个屏幕上显示broom失败的角色的头像已经快把整个显示空间挤满了,于是我告诉 他:”如果在整个空间排满以前你能赢我一局,我就请你吃饭……”然而非常不幸的是我刚说完这句话我就输掉了一局,于是broom硬是到招揽院吃了一个火 锅……
和broom在食堂里吃饭总是能碰到很多认识他的人,就好象与squirrel一起打水总是能碰到很多认识他的女生一样。有一次在九食 堂,我和他一起吃饭,他和一个熟人打招呼,那个人还特意绕过来看了我一眼,后来broom跟我解释说他认识的人只要看到他和别人一起吃饭,第一反应就是过 来看看是不是女生。当时我感觉非常ft,不过也不以为然,不过后来又有一次在七食堂吃饭,又是一个认识他的人过来看我,于是我再一次ft,看来又是想要验 证我的性别……从此以后我对broom佩服得五体投地。
但是他到外面去吃饭后通常都要喝酒,我没有看过他喝酒,不知道他酒量如何,不过每次他到外面吃完后都是醉熏熏地,然后还要拉我下去玩游 戏,这是非常痛苦的经历,他红着脸,变平时清纯的眼神为淫荡,一边玩游戏还要一边打嗝,把满肚子酒气给喷出来,对于我这种不喜欢酒的人来说这实在是令人作 呕……我相信当时他们寝室所有的人都有掐死他的欲望。

五、自习

生命不息,自习不止

事实上现在的我已经很难得上自习了,只是在考试前上过几次,好几次都是和broom一起去的。
似乎在任何时候都有女生为broom占好座等他去上自习,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每次我邀请他出去自习的时候他都没有位子,或许是因为我硬 要跟着他去导致他不好意思去找那位已经在遥远的三教为他占了一席之地的女子?反正在我印象里每次我都去他们寝室找他,这个时候一般都快中午了,我才刚起 来,我正在责备自己的懒惰,没想到到楼下一看,broom还躺在床上,然后我就看着他稀里糊涂地穿上衣服,再照例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双脏兮兮的袜子……
然后我们花费很多时间去吃饭,再去找位子上自习,broom似乎非常习惯于在三教上自习,因为他总是头也不回往那里走去,不过每次在我的 劝说加威逼下,他都只好陪我去一教、二教。我很喜欢那一块,因为后面的景色不错,自习的时候我通常会把大部分时间花费在睡觉上,把剩下时间里的大部分用来 到教室外面走动走动,欣赏水清木华,再剩下的才是真正自习的时间,而且我非常习惯于走着去一教上自习……
于是每次我们都聊着天走到那边去自习。我原来以为broom一定是非常努力的,不过和他上过几次自习后才发现他在自习教室里睡的时间并不 比我短。我通常是非常直接地表现出睡觉的欲望,到了教室找个位子把书拿出来垫在脑袋底下就开始睡觉,而broom这个时候一般都是开始看书,可是当我睡起 来以后,发现他已经睡得和一头猪没什么分别了。通常我们11点多出去吃饭,12点多就到教室了,我一般会睡到2点多,然后起来看一会儿书,就推醒 broom,告诉他我要回去了,让我感觉非常惊奇的是他居然每次都收拾书包跟我一起回9#,我明明是说我要回去而不是叫他也回去啊,ft!

六、与异性的交往

爱情是生命中最绚丽的花朵

在这个问题上,恐怕很多9#的兄弟对broom的认识来源于系列纪实文学《broom的故事》。
的确,诚如那些文章所说的那样,broom给人的第一感觉非常清纯,不可否认我一开始对他的认识也就是这个样子的。但时间久了你会惊奇地发现,看似清纯木讷的小男生broom其实非常受女生的欢迎。
我在认识他不久后就发现了他的这种与生俱来的对女生的吸引力,似乎任何时候总有女生在他身边,或者是在不远处的阴暗而隐蔽的角落里潜伏着–对,就像lurker一样–等他身边的男生一离开就立刻冲到他身边……
当时我以为我看到的他受欢迎只是相对于我而言的,毕竟我很不受女生欢迎,和我这种在大学里认识的女生只要掰掰手指头和脚指头就能算清楚的 人相比,几乎所有人都非常受女生欢迎。所以我并没有发觉神话就在我的身边存在着,直到《broom的故事》出炉后,我才知道broom受欢迎的程度很高是 一个绝对概念而不是相对概念。
其实broom并没有某些人想象的那么淫荡,他与那些女生的关系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纯洁的友谊。虽然我对”纯洁的友谊”这个短语的定义 与broom的定义或许有不同,但是我知道broom虽然和众多女生保持着良好的私人关系,但他好象并没有什么越轨行为,我是说好象,至于内幕我也不清 楚……
不过总之呢,broom现在已经成为、凭着他自己的实力成为了一个神话,一个传奇。

我知道作为神话存在的broom是属于9#,所以我把这篇文字发在这里,作为我与broom同学友谊的见证;并希望大家能更加了解broom,了解所谓的神话,其实就存在与我们身边。
另外也如前面所说,借此表达对broom的生日祝福。

Join the Conversation

4 Commen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1. 原版那个已经彻底销毁了,包括系内bbs上的存档……我都找不到了
    不过那个极为扯淡,没啥好看的,哈哈哈

  2. 哈哈..你的朋友真是有趣. 能写下这般文字也说明你们关系很好. 嗯…看后也对你有一点点了解了. 嘻嘻~ 啥时候把《broom的故事》翻出来让我看看. 是不是曾经在9#杂志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