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本年度第一次西瓜

在12#前面的摊儿,感谢高祖

眼看就要世界杯开幕了,回忆大一的那次世界杯,没什么印象了。。那时候我也不看球,高祖说他在旧馆拿着收音机上自习,我只记得决赛我是去北大的一个有投影的教室和sst(或许还有wfei?)一起看的,当时除了大小罗好像也不认识什么其它人,巴西有个盘带王很贱,德国的那个门将卡恩很可怜的样子,当时满同情他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