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M CRL面试

 今天去IBM CRL(China Research Laboratary)面试。是通过bbs上面的一位九字班师兄发的intern信息,这位师兄也是面试我的三个人之一,所以不大紧张,还好,呵呵。没有问什么技术性的问题,只是就做过的项目问了一些问题。面试到一半的时候那个主要的面试官突然说“看来你是埋头读书,没参加过什么编程竞赛,兼职做得也不多”,当时狂汗……开始说我做过社会工作,当过学生会文艺部长云云,ft 等通知ing,希望能去成 另外,如下。。这是在说我 引用 可怜的肥男……今天肥男同学去面试,拿了我的公文包装简历。然后我就突然收到一条短信:你的公文包的密码是多少?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在准备把简历拿出来递给面试官的时候,突然发现包打不开了。笑~~~~

最后一天加班

前面说到了那个打工又陆续去了六天,上周六是最后一天。 上周其实是那个网站的测试阶段,让我感觉很恐怖的是那儿的加班,好像从周一开始就每天加班到夜里十一点十二点的。我上周是四五六这三天去,前两天都有事逃掉了没有加班,最后一天,也就是周六,硬是被拖在那儿体验了一次。。 那天晚上大概有几次抓狂,先是六点,我觉得应该赶快跑,否则就要加班了(其实当时我没什么事情做,就是等着bug出来,去看一下,解决。新做的功能都做完了,文档也补了好多了),然后就有些急,但是看经理没有放我们走的意思,就吃晚饭准备加班了。 晚上到了9点,还是没有让我们走的意思。。这时候我就很焦躁了,那天可是周六,而且他们本公司的一些人都已经连续加班一周每天很晚了,好几个人都三天没回家了……我实在无法想象周六这天还要加班到九点以后,他们那些人咋能受得了呢? 在抓狂的问了经理数次“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家”之后,我放弃了,很郁闷的开始玩GBA,偶尔看一下电脑,便有很很强烈的抓起鼠标往墙上砸的冲动。 十一点以后,很多人开始抽烟,很小的不怎么通风的屋子,搞得我直咳嗽,妈的。 十二点了,我又一次抓狂了,靠,最后一天了干到十二点还不行啊。我又问了数次什么时候能回家,还是没有得到任何答复……我考,GBA都没电了。 这时候大概是在测试某个系统和这个网站的互联,时常需要在几台机器之间通讯测试。我恍惚有了一种过年的感觉,昏黄的灯光,很晚了,大家都很自然的没有睡意,都在忙碌,烟雾缭绕,不时有几个人在几台机器之间大呼小叫,我自己很累也很疲倦,不知道干什么也没有睡觉的可能。。有点点魔幻的感觉。。。 两点多,测完一个东西之后,终于可以丢下那个千疮百孔的系统,跟公司的几个人一起打车回去。 五道口已经取不出自行车了,只能又打了一个车到清华中间的环岛,然后跑步回去。 很冷;不知是被烟熏的还是有些感冒,这两天一直咳嗽 我不会再去打这种工了,妈的

终于做完了。。

这一个月一直在东四一家公司干活,通过师兄介绍去做coder,一周六天,朝九晚九,来回各要乘一小时左右的地铁。起初每天很累,晚上都不敢熬夜十二点就困得不行开始睡觉;后来这些天轻松些了,但还是一直没写blog:P 也算是有意留了这么一个月的空白吧这一个月做得很压抑,每天在一个惨白日光灯照耀的小破屋子里面对着小小的显示器coding,后面是墙,不能上网,吃饭在显示器前面,12个小时基本坐在椅子里面不动。做到要走的那天下午,看到外面金黄色的阳光,我居然彷佛回到了初中的周六下午(那时刚刚开始住校,每周六下午4点才能回家),很强烈的久违的感觉。。现在想一个月之前,好像过了半年一般工作的感觉跟在学校做东西是很不一样的,即使只是这样以很“特殊”的身份去工作。看到公司里面上上下下之间的关系,很复杂也很……有趣?现在还是比较厌恶的。看到各种各样的人,各种人不同的想法不同的经历,原来不是所有的人都像学生一样,都像清华学生一样,清华学生也不是都像我想的一样。和他们打交道的过程里也感到自己太嫩了,hehe,不过老练恐怕是要吃些亏才会练出来了。Teamwork——说起来以前好像其实是没有真正的做过teamwork的,这次这个组大约有十个人吧。一个团队如何有效率的工作的确是很值得思考。这次自己是作为一个coder,如果看team里有人很不顺眼应该怎么办呢?作为leader的话有人很懒又怎么办呢。。处理人的确比处理程序和逻辑难。。我觉得开始的时候整个team运转的还是不错的,不过快走的时候大家都比较疲了也开始散了,老大不在的时候基本都在无所事事。。。总之还是这个项目比较垃圾,靠,催得很急,需求总变,设计欠缺,做得着实不爽。这一个月下来技术上还是收获满大的,现在勉强算是个Hibernate熟手了;) IDE方面用起来了eclipse-_- Java编程熟练了很多。。认真读了一些Thinking In java,听一些人扯了不少Design Pattern的东西(不过后来发现这些扯pattern的人写程序都不怎样。。faint,所谓眼高手低,又所谓“写过十万行代码再谈Design Pattern罢”)空扯了一堆,谈些轻松具体的。这次好玩的一点是我作为那里还算不错的一个技术人员,颇面试了一些人,哈哈。and面试的这些人实在是烂得可以,简历写得也实在是扯淡得可以。最开始的几个人都自称用过Hibernate,于是我很变态的问“Hibernate的xxx错误你觉得可能是什么导致的”之类的问题;后来开始问一个比较大众的问题,List Set Map Collection的关系以及各自特点;再后来我就有些崩溃了,一般说”请遍历一个List的元素“,换句话说就是”会写for循环么。。。“当好几个人在这个问题上失败之后,我就不再去面试了,抓狂。。最后骂几句这个公司,简直抠门的要死,每顿饭每人居然是六块钱的标准!平时是公司雇的人做饭,做得还成,但是周末加班吃得是六块的丽华-_-第一个周六加班连吃了两顿六块丽华-_____- 好歹也是保利对面写字楼里的单位。。还有不让开发组上网,连USB口都封了,我就靠啊!那几行破代码还怕我偷了不成!公司的n个总(我不认识也数不清)没做过项目又瞎催又老改需求,郁闷。。杂谈:NDS真是地铁至宝。。。

下午去了一个公司

今天下午去一个叫corezon的公司谈做兼职。这个是通过水木上的一个人联系的,这个人是一个要创业的,昨天和他谈了一次今天又听他讲了一阵子创业构想,还是很有激情的,这个一会儿再说。 下午跟水木这个中介人,还有一个师弟一起去了上地创业大厦,那个公司出来了一个技术方面的头头和一个PM,跟我们简单谈了一下,也不是很正式的面试。大概就是问问之前的项目经历,知识背景之类。看起来好像对我还比较满意。那个师弟跟我大三的时候一样,还没什么经验:) 希望他能得到这次锻炼机会。听起来这个公司有一套自己的技术框架,如果进去做的话应该是二次开发的比较多;听起来好像任务比较重,不过技术比较有用能学到些东西。等通知吧。 接下来是回到清青,那个要创业的人给我们讲了一阵子他们团队的战略构想。第一条大概可以归结为重视人脉的技术实体,重点放在吸引有关系的小公司和自己的技术积累直至工厂化;第二条大概可以归结为软件服务平台,考虑现有的软件都将网络化,提供一个软件服务平台。对这两条我还没有多少评论,不过我很admire这个人的激情,这我想是创业必须的东西。要不停的向很多人宣讲自己的创业构想,描绘蓝图,鼓舞人心。我记得很久以前我对创业的思考结果大概是学生出去如果没有人脉和资金背景是很难站住脚的,现在我仍然是这个想法,这个人很自信的说关系方面的问题不大,他们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技术力量不足,看来这是一个懂一些技术的商务型的人。他是浙江人,看起来具有南方人的精明。我想如果能到那个公司做一阵子的话,结合经历再考虑一下他的战略。 这几天经常在不是睡觉时间感到困,然后就可以睡着,起来之后精神倒是不错,呵呵。有些奇怪的身体状态,以前我不是这么容易随时睡觉的。

“这个case结束了”

没想到那个小鱼的程序还挺麻烦,雇主嘛也不懂要求还挺高,加了气泡加水草,加了水草加背景,我都快成一美工了。刚刚来了短信说“这个case结束了”, 呼。。。他的涂鸦冲动看来告一段落了,等钱。。暑假到底做什么呢。。唔 玩了一会儿FF9,这个我第三次拿起来玩,在某个考试抓狂期看了无数遍开头的游戏。开场那一小段真是烂熟了,当时为了调整VGS和EPSXE的模拟效果在 这儿试了无数次,记得那时候最终选定了VGS亚,啧啧。现在显卡nb了可以用EPSXE的那个Pete OpenGL 2的插件了,效果就比较爽了图像和字都很清楚。FF9的收集要素比较多,比如寻宝猎人的等级(就是平时任何时候都要东转西转拣些小破烂),卡片, keyitem,都是些基本上纯收集的东西。其它还有盗者之证和抓青蛙是十分考验耐心的东西-_-。这个还是得在悠闲的时候玩才比较合适呀。感觉上七八两 代并没有这么多近乎枯燥的收集要素以及高得有些恼人的战斗频率,这也是九代所谓“回归”的一个表现么? 最近特别想玩FF…FF8作为我认真玩的第一个RPG对我的影响好大。不知道买了PS2的话我会更喜欢DMC,鬼武还是FF,我自己也很好奇这个问 题,我的兴趣究竟更倾向哪边呢?前两天353砍得也挺来劲的。。(插一句,lightning真是太变态了。。在笔记本上拿了353所有人的Lv10) wow就。。谈谈可以,想到自己去玩就没欲望了。 我打了一半的FF6和天地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