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报告终于搞定了,con一个 …

中期报告终于搞定了,con一个 真是奇怪别的组中期都松的很,只有我们中心这么严,好像也只有王臻(我指导老师)这么严,55,估计是因为我开题的分数太低了 这样也挺好的,有人管比没人管好,我现在是这么觉得,嘻嘻 昨天去吃了桃李三层的“毛氏红烧肉”,我考我现在打这几个字还感到阵阵不适。。。kick那个在水木food推荐的人 下一个腐败目标是四海凯悦的粤式点心自助,嗯 最近每天晚上都无双,呵呵,还引来很多围观的,双手柄的效果不是盖的:P 小侯的毕设得抓紧了,我怎么觉得她好多东西都没弄清楚的样子:(((((

 水木近况 …

 水木近况 仍然机灌横行,骂街不止 该清的版差不多都清了 学校居然派出了SYS01~SYS07七个站务。。。太弱智了,被称作蛋一~蛋七,又称葫芦娃,小矮人 SYSOP成了最热闹的版,诸如陈茂科草拟老母之类的帖子络绎不绝删之不尽 昨天的“素数表”事件还是很有创意的,一个“一亿以内素数表”(57M大小)的帖子被疯狂转发转贴转寄,七兄弟三贱客的信箱均告超容,直到晚上水木服务器瘫痪。。 倒是冒出不少“理智”的人,来呼吁大家不要破坏什么的。。。发指的是里面居然有人是被学校封了tunet,来发文才能解封,我考这个太发指了吧。。。

 今天下午看到水木站务的辞职声明,心里堵得很,几乎想去喝酒 …

 今天下午看到水木站务的辞职声明,心里堵得很,几乎想去喝酒 陪伴四年的水木就这么完了么。。站务集体辞职了,斑竹也在大规模的辞职 几十分钟都愣愣的在各个版进进出出,不知道在看什么 sigh 中午和小侯小吵一下,觉得她最近下楼越来越慢了@_@ 毕设催得实在是紧。。。快满负荷了,哇哇 今天唯一高兴的是353的完美破解出了,哈哈

默哀…… …

默哀…… 发信人: SYSOP (System Operator), 信区: Announce 标  题: BBS水木清华站站务委员会集体辞职声明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Tue Apr 19 15:53:09 2005), 站内     鉴于清华大学网络中心公告未能真实、完整、全面地反映BBS水 木清华站最近的有关情况,且其近日行径严重践踏了《BBS水木清华 站管理规则》;     同时鉴于清华大学网络中心事实上已经剥夺了站务委员会成员 履行站内管理责任的物理权利,现声明集体辞去站务委员会委员职 务。     在清华大学网络中心的公告第六条中,称“‘BBS 水木清华站’ 的版面数据、精华区数据、Blog 数据等全部数据资料,是近十年来 以清华大学师生员工、校友为主体的广大用户长期积累形成的宝贵 财富”。     我们认为,这些数据资料的著作权应属相应资料的发布人,即 以清华大学师生员工、校友为主体的广大用户个人,这些用户个人 作为著作权所有人,对这些数据具有各自的处置权利。只有他们才 能在法律上成为著作权权利的主张实体。     鉴于清华大学网络中心事实上已经剥夺了站务委员会成员履行 站内管理责任的物理权利,包括站务委员会委员在辞职后去除自身 有关权限的权限;因此,在本声明发布后,任何表面的身份显示, 不意味着声明人继续为站务委员会委员。     我们对BBS水木清华站的深厚感情,不会因为外力的干涉而改 变。无论谁接手BBS水木清华站的管理,我们都希望他们能够尽快 协调学校有关部门做到以下两点,对用户负责,对历史负责:     1、明确打开路由或者提供如pop3等方式,给82.3%在3.16之 后即无法上站的用户,提供取回信件、个人资料的可能的时间表;     2、提供切实可行的机制,保证校内用户的隐私不受侵犯;     在这里,我们要向陪伴着水木清华走过十年的用户致歉,向在 […]

bless水木。。。f**k某些白痴 …

bless水木。。。f**k某些白痴  发信人: Menphis (技术接管,鄙视学校), 信区: sysop 标  题: BBS水木清华站站务委员会关于近期一些事情的回顾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Sun Apr 17 20:23:11 2005), 站内 站务委员会关于近期一些事情的回顾 ================== 第一次 root 密码事件 ——————–     在陈茂科开始接手、代表网络中心担任负责与站务委员会沟通事宜后不久, 某天晚上,站务委员会在没有事先被告知的情况下,被陈茂科知会,称其已修 改了服务器上的 root 密码、并成为 BBS 事实上的最高物理权限所有者。     后经技术站务努力,原 root 密码被技术站务恢复。与网络中心沟通后, 其承诺以后使用root帐号必须知会经过站务委员会。 3.8 特快限制 IP 访问事件 ————————     3月8日前,学校通过网络中心要求对特快的 IP 访问权限进行调整,并承 诺此只是应付教育部手段,并承诺帮助应对教育部的有关政策。     站务委员会经过讨论,在内部有不同意见的情况下,根据民主集中制,考 虑到学校声称所承受的来自教育部的压力,决定配合学校的要求进行技术改进, 并很快完成了相应的程序调整。     总的来说,在历史上站务委员会一直坚持在合情合理、友好协商的前提下, 为提升系统安全和网络言论安全,与清华大学及网络中心进行合作。这样的情 况非常多。譬如敏感时间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