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去拜访刘珊了

有些不大不小的激动,呵呵,乱写一点,聊作备忘,熟人大概听我讲过n遍了:P。 和刘珊是初四那年的英语竞赛认识的,那年我运气大盛,一路跌跌撞撞混到了省级的竞赛,到济南去考试弄到了一个第五名。(记得当时我对英语的理解就是这一个理科。。分特)颁奖之前由于身边的前十名基本都是女生,我就很兴奋的搭讪了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第二名?),颁完奖却找不到了,于是抓住旁边的第四名留了个联系方式,就写在当时的一本奖品书《格列佛游记》的扉页上,这便是刘珊了。(前两天毕业的时候这本书险些被riki卖掉,靠。) 此后是漫长的通信过程,基本上可以认为从初中到大一。大二开学之后好像就几乎没有信了。写信这个方式还是很有意思的一种交流方式,双方都可以有充分的时间,选择心情合适的时候(比如上boring的课。。)来写。而且写信的时候总会更多的表达和流露自己好的一面,不会露出缺点来,比如刘珊同学恐怕通过写信是看不出我的邋遢和有时的失态的,哈哈。当然性格之类抽象层次的东西在信里自然能够读出来,只是写信是难以了解到某些具体的事情的,这也就使得写信成了一种很特别的绕过了某些东西的交流方式:) 记得那时候通信是十分愉快的,班主任时常会在午饭的时候拿着我的信进来,而我尤为盼望的就是刘珊的信(袁蕾姐和小芃的也很盼望,不过几率很小:P)。刘珊的信给我的感觉就是质量稳定文笔优美字体潇洒内容纯净,这最后的一点是很关键的:P保证了我看完信总是很高兴:D 两个人的信里大多是谈一些日常生活随想杂感,搞得我偶尔也会以为自己是个文人。哦,不过我还是比较open,常常会谈些自己的感情波折,真是弱智-_- 刘珊是到了大一才在某封信里面叙述了一下自己高中的某插曲,太坏了。。 那时候我时常是一边吃着盒饭一边读信,然后下午第一节课就写回信,呵呵。不得不说在写信方面我还是有点自惭的,字体坏到只敢用铅笔,写信的时候也常常会文思枯竭,不得不拿着她的信逐段评论,或者大记流水帐。。。倒是和我现在的blog风格相似。。我们写信也是把邮资从六毛写到了八毛,每人都有厚厚的一大摞积累。高三毕业那会儿我把她的信按照时间顺序排在桌子上(六十来封吧),好像还从头读了一遍,啧啧。 除了写信还是有几次见面的。初中毕业那个暑假顺路去了她家一趟,一直在她家坐着聊天,聊了数小时。高中期间有没有见面也记不清了,或许有一次?就记得高中毕业的时候见过一次,我冒着暴雨从淄博去济南某学院找她,结果还搞错地点坐公车坐到郊区去了。。当时她作为复旦的保送新生在发宣传单?呵呵。最近的就是她找工作的时候来中金面试那次了。我特地跑到中金去和她吃了个午饭,由于cactus在旁,搞得有点不知道说什么,都是“啊,好久不见了”之类的话,分特,呵呵,也可能由于大二以来联系少了吧,不过基础的感觉还是没有变的。当时印象很深的是她接了hr的一个电话,神态专注,声音语调都很pro,让我赫然有一种“哇,白领”的感觉XD 电话嘛好像不是很多,集中在某些时期。记得高三下学期有一阵子我每周都会电话她,大概主要是讨论保送的问题,我还是很希望她能来北京:) 不过当时错过了清华北大,复旦也就是最好的选择了吧。大学前一两年似乎打过一些,后来就各忙各的了,她有了bf,我也有了gf,呵呵,爱情是很容易占掉这种友谊的时间的,不过我想这种友谊也不是很需要时间:P ok,就写这些吧。

冒雨登山

昨天徒弟来烟台探亲,她叔叔开车去接她,我也蹭着玩了玩。 先是去养马岛(汗,就在我家门口),我也是第一次看了一下新的天马广场,照了照相,其实修的还挺好,除了那个瘦骨嶙峋的马实在不够喜闻乐见而外。这时候开始下雨了。。开车绕着岛转了转,在一个地方“碰了碰”海水,呵呵。 中午吃饭,吃完之后发现已经放晴了,遂赶赴昆嵛山。 大约是半小时的车程,一路越走越像是深山,四周的山虽不高耸,气势却是开阔沉雄,更兼草木葱郁,一路看来心情爽朗。车一直开到一处小木桥停下,之后的路都是石阶了,路边一个牌子标着“泰礴顶 海拔9xx米自此处3km”。这时还下着小雨,犹豫片刻后认为雨不会变大,便开始攀登了。 一路上基本全是人工砌成的石阶,有几段是在整块岩壁上凿出的石阶,满有意思。路边的草木极为繁茂,胜过我在北京看到的任何景区,不知是由于气候土质原因还是人烟稀少的原因。树里面比较多的是黑松(好像是一种落叶松)和杉木,很多树从沟谷里向上拔出十余米的树干才开始长叶子,地面上都是厚厚的落叶,走在其间还真有些置身原始森林的错觉:P 大概是登到“还有1km”的标志牌之后,雨开始越下越大,不得不打着伞继续。随着雨急风骤,山上开始雾气弥漫,放眼望去只能看到近处的东西,十米开外就完全看不到了。起初向山下看能看到地面的村舍,这个时候已经只能看到浓密的团团白雾,有些骇人。到“500米”的牌子之后海拔上已经很接近山顶,寒气逼人,大家都已经全身湿透,而且完全看不到哪儿是顶峰-__- 在到达一个比较大的开阔平台之后我们认为这应该就是顶峰了,因为再往前走又是一条蜿蜒的小土路向下伸进白雾之中…… 狼狈的合影,往山下逃。。 往山下走几乎是一路小跑,保持了匀速的往下走台阶,大概是为了赶快逃出去也不怎么感到累了,还真是锻炼。。 没感冒,万幸

回家了

这次回家在水木上找到一个同路的姐姐corundum,见面之后发现果然是一年多之前某次火车上遇到过的一个美女。。好巧。 这次由于携带的电子产品很多(笔记本,PS2,ids),一路上看了一个电影,玩了n久的ids(任天狗,直感和密特罗德),倒是把睡觉的时间都占掉了, 回家以后特别困。洗了个澡又开始玩狗-_-bbb,因为在火车上噪音太大什么动作都没教会,回家很快就教会了躺和四脚朝天,然后遛狗几次。把PS2插上大 电视试了试鬼武2和星海3,玩到下午才在电视机前睡过去。。 鬼武2真是分特,第一个boss就打了n次也没打过,攻略上都说十分好打,靠。我越发怀疑我是一个动作游戏苦手了,前两天打VJ,忍系列也都是C评价不断:((((  于是换了星海三来玩 星海三开头的一段小情侣对话很是无聊,然后是漫无目的的溜达,我就是在这儿抱着手柄睡着了……开始推进剧情之后还满有意思的样子。人物画面让我想起FF8,起始的那个地方的确很想八代的巴拉姆学院的感觉。 晚上昏睡良久,实在玩不动了。狗今天的技能已经教满了,遛狗貌似也不让遛了。今天凌晨在火车上开ids的时候狗狗在睡觉,小小的一坨真好玩。 家里很热。。31度,分特

搬家了

现在是7月15日下午,我已经领到了毕业证和学位证,办完了离校的一系列手续,从紫荆2#313A搬到了8#240,基本收拾好了屋子。。。 离开的好像很快,本来打算昨天上午收拾东西,结果起来就几乎中午了,然后我觉得自己异常麻利的收拾好了所有的东西,先前还在犹豫要不要带走铺盖,结果随着收拾东西的惯性就把铺盖卷掉了。一辆板车,就把我几乎所有的家当带到了8#。 收拾新屋子这边比打包旧屋子的东西要麻烦一些,但也还好。小侯过来帮忙擦擦洗洗,省了我不少事情。不过估计她不来的话我也就不会擦洗很多东西了,呵呵。经过她的指挥,新屋子加入了我的东西之后好像还变空了一些,也干净了不少,她很得意。 昨天下午搬家比较饿,晚饭很早就和小侯跑去万三吃了。刚点完菜高祖来电话,说宿舍要出去吃饭。这才想到可能是宿舍四个人最后一次聚餐机会了,今天龙兄就回家了,明天riki走了…… 去了白家大宅门,体会一下nb的感觉。。水票卖了一点钱其余的riki请客。那个地方的确挺排场的。宫女服装像模像样的,给我们点单的那个mm很是漂亮。 菜也就是想象之中的贵,还好还是有一些两位数的菜的,我们也就只点了两位数的菜。离开的时候一个宫女装束的服务员提着一盏灯笼把我们从花园里弯弯绕绕的引 出去,还真有些大宅的感觉,呵呵。 吃完了,回到宿舍,合了几张影,拿上落下的一点小东西就离开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龙兄,明天要去帮高祖搬东西,送riki,就这样。。。分开了,也就这样。。。

毕业典礼,散伙饭

昨天,上午一大早起来,人模狗样的穿上新买的衬衫,打上借来的领带,一条莫名其妙的裤子加上登山鞋。。。穿上学位服。去参加仪式了。仪式上困到发疯,在gbl面前弯腰握手之后终于解脱了。 晚上散伙饭,事先还有些犹豫,因为比较害怕喝很多酒。迟到了一些,去了之后拼命吃菜,吃光之后开始喝。大家似乎都抱着“最后一顿”的想法,基本都是一杯一杯的往下灌。屋子里热得出奇,喝了一阵子之后有点晕,出门看见riki和sokuuu,跟他们扯了几句突然看见Halo哭着晃出来,吓我们一跳还以为出事了。结果Halo是因为9#杯。。在外面哭了一会儿又回去哭,大家喝得都开始说一些——散伙的时候该说的话。xelloss一如既往的变态,不,应该是更为变态一些。。酒消耗的速度很快,一共喝了三箱啤酒,我觉得第二箱就是嗖嗖嗖的就全被打开喝掉了。我吐了一次,脸一开始就红,后来变白了一阵,那个脸色真奇怪,吐了之后又变红了。喝到一段时候没什么酒了大家也喝不动了,就凑堆大声的说话,后来就走了。 我们宿舍的打算去K歌,加上了bluecoast。几个人迷迷糊糊的躺在东门石碑边上的草地上。据说回到紫荆的那批人在楼下坐成一片,大声的和郭导聊天,admire。打车去了钱柜,发现11点到12点要189,大家觉得很贵,开始打算休息一小时,可是坐下两分钟之后就纷纷觉得不爽,决定趁酒劲直接开始唱。。从11点直唱到早晨四点多,爽啊。。riki奉献了很多很yd的情歌,太贱了。龙兄就是一个爆裂派飙歌专家,且会唱的歌真tm多。好像是头一次听庞一唱歌,唱得还挺好,会唱得也挺多。高祖也很唱了一些,说唱风格。。。我一开始发现自己喝酒之后声音变了,唱歌都类摇滚,汗。用真声飙了一个Lydia之后就元气大伤了,后来嗓子有明显的肿得感觉,不过最后还是真声唱了一把大海-__- 早晨五点多回来,睡觉。。。。啊啊啊啊,毕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