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超来访

昨天发烧。。猪也会生病啊,今天上午退烧了,今天杜超来,在休闲餐厅坐了半天,又烧了,现在又有好转了,这样循环我会不会嗝屁? 杜超来赴数日前定下的酒席。这个变态居然是on foot过来的,而且没带手机(手机无法开机,后来被史以n傻秘传神功强行按开机键,开机成功-_-)。他直奔到我宿舍,我忙完下午的大批事情之后赶回宿 舍,请他和史吃饭。(史晓辉今天太好用了,一出主楼就看见他在弱智的大喊“我毕设答辩了四五十分钟”,我正分身无术,见之大喜,让他带侯同学去汇钱。路上 问他“有没有U盘”,答曰“有”,再次大喜,令之带侯同学去取扫描件,哈哈哈这个人太好用了。) 万三的黑啤味道怪怪的,有不知道是咖啡还是巧克力的味道,还挺好喝……点了几个新菜,我吃了一点就没胃口了,看来还是大病初愈。喝酒也是喝了半杯就发晕 了。幸好这俩人吃饭都很利索,一边取笑史一边就吃完了。 然后和杜超去休闲餐厅扯淡(实践证明刚退烧不能受凉)。先试完353,杜文人果然无甚兴趣,然后看了所有的白痴353 CG。。。这个款爷要去哈佛买正品IBM了,所以跟我讨论了半天笔记本,只让我昏昏欲睡。大概是热身完毕了,开始扯八卦以及同班同学,兴致勃勃扯到9点 多,在n多问题上达成了共识。 送之走,仁至义尽。。明后天他要报告钱柜了,果然出国的人首先花钱观念会转变啊,虽然他对我们系两次大规模请饭表示极端不解吧。

聚会

晚上11点,战景林突然来电话说聚会。前几天他跟我说他生日这天要聚会,之后就没动静了我还以为不聚了呢,想不到突然袭击,咔咔。这几天大家都很忙亚他自己明天答辩,汗。正如dc所说:“你何不24号过生日,大家不care你真的是哪天的”,哈哈哈 聚会在斯卡拉K歌,一如既往的聚众高声谈笑,等这等那,在鲜见的宝宝和王威抵达后开拔。这次一共15人,其中有孙琰和孙琲,不知道这俩小家伙怎么被叫来了。一路和dc gay来gay去不提。 鄙班唱歌也就是意料之中的推来推去,不过还是有些惊喜的比如曾牛牛,胡大和周璇儿现在都主动不少(三个湖北人,哈)。绿肥还是走他的。。不知道什么风格的歌曲路线而且不开原声不肯唱。史小屁一如既往的顽固直到我走,不知道后来唱了没有。和dc合唱《身边》一曲,崩溃。。。他可以去练rap 好像是sst带了一个蛋糕来,切蛋糕的时候按照学号顺序,很是有趣,我想了很久也想不清自己是多少号,回来的路上都在想还摔了一跤,ft。今天零散听到一些,加上印象,大家的学号是这样的 1吕飞,2史晓辉,3王菲,4郭洪光,5战景林,6孙树涛,7贾晓博,8孙蕾,9周璇,10胡迪,11曾治国,12王威,13沈良华,14陈玮,15我,16刘循序,17陈乐,18范清鹏,19杜超 估计有错。。。看到的帮我指正一下 一帮人挤在包间里,不一会儿就热起来,小侯在主楼等我,所以我一点半就先走了,走的时候看到刘布布和陈乐在外面沙发上坐着,刘点着一根烟,还是惊了一下;战和两个小mm坐在另一组沙发上聊。他们都没看到我我也就不告而别了,心里却是一直在纷乱的想着大家的熟悉和改变。要毕业了,出国的工作的,像我这样继续做个学生的还有是学生但已经离学校越来越远的。刘布布说他明天要搬到租的房子了,和陈乐以及另外两个人。杜超要出国了,和他话倒是满多不知道算相投还是算gay,靠。高中的时候很内向的几个都开朗了不少,想来不在高中同学面前会更open吧,呵呵。王菲仍然恰到好处的保持着距离感,我有时候会觉得和她很远,有时又会觉得满近,和孙蕾果然是完全不同的人。二傻永远是那么傻。。。太admire他们了。 说到dc临行前要请他一次,只是呆在一起就会满舒服,唔 祝战pork生日快乐,哈哈 当年的“8K”好像是我随口编的哎 战pork 刘trunk 孙cock 周duck 。。。其它记不起来啦

巴山月

昨天去吃了巴山月,川菜馆。有些菜比较辣,也不是特别辣了。我好像变成一个比较能吃辣的人了,虽然从小没怎么锻炼过这方面,以前也不怎么能吃。 袁蕾是相当嗜辣的,最后请我的几顿饭都是川菜。去了美国寄回来的照片也是在吃酸辣粉(or肥肠粉?),还找了个四川老公,哈哈。 当时她教导我的就是:1.不能吃辣就很多好吃的东西体会不到;2.吃辣是可以锻炼的,她就是上了大学才练出来的,不过我总是觉得她本来就又这个天赋,只是 大学之后开发出来的而已-_- 我现在吃辣还是会狂出汗,尤以两耳后为甚。嘴倒是很能忍耐,也能吃出味道来。肠胃也会有点“吃了辣的东西”的感觉,不算难受就是了。

祝小芃生日快乐,呵呵

如题,今天孙芃同学过生日了。没什么颜面去祝,便在这里写上一笔吧。 想想也是郁闷,从当年的力追(虽然追得很蠢),居然能发展到如今这种完全不认识的境地。上次讲话大概还是有一次上午发疯偷空约她去清青,那时候和孙蕾在一起还不是很久吧,好像是秋天?很远了不记得了,只记得那次闲聊的感觉就是挺遥远的。后来便变成偶然遇见她也不敢打招呼了,某同学功不可没啊(咬牙切齿)。总觉得我在她面前除了出丑露怯就没有别的了,ft。 anyway,祝她生日快乐,将来出国顺利,幸福如意。

今天太弱智了。。

 史上最弱智的事件啊。 晚上龙兄请吃烤肉,去的时候就很有不祥之兆,riki这个路盲说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标,结果我和高祖不得不步行了1KM以上才到达吃饭的地方。 吃的还不错,虽然可能没有舍廊坊正宗,不过满好吃的,呵呵。 然后就傻比了。。高祖提议去北影,riki附和。。打了一辆车,这俩人先上车都不好意思说去哪儿,我最后一个上车,大喊一声“北影”,三个人开始窃笑。。。 呜呜开到北影了,黑漆漆一个大门,几个人念叨着不要心虚就走进去,一切OK,期待着绕过那个黑糊糊的主楼就能看到大批美女 可是绕啊绕啊。。在冷清的要命的地方走过了诸如“激光枪战城”“明清风情街”,来到了一片停满了车的住宅小区似的地方。。。彻底迷糊了 再绕,我给小侯发短信问她的饭局完了没(她某个师兄请客),回短信说早完了,刚好这个时候我手机没电了,我就有些急了想回去。 又左转右转了一会儿。。。没有任何有人的迹象。。于是在我的鼓动之下出来了。。临出来大家发现大门旁边有个地图,看了一会儿,不知所云,觉得所有地方都走到了,十分puzzled,走出大门,riki回头一望,大喊“我考,怎么是北京电影制片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