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上补上!Oregon游记——人

其实这次去Oregon最主要的还是见阔别多年的南南哥哥啦,记得小时候就特别喜欢和他玩,后来他上大学之后家里有台计算机,可能是386吧,我每次回老家在他家逗留的一天他都带我玩游戏,那时候真是感觉太神奇啦!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有一次玩的是一个叫F117的空战游戏,还有一次玩的是大富翁3!!哗,玩大富翁真是太爽了,天使卡!!啊啊!!那次玩的我真是不想上火车了。。还好俺小时候比较听话,不然肯定要赖在那儿了。后来我上初三or初四的时候去参加南南哥哥的婚礼,之后他就和嫂子双双出国啦,回国的几次我也都没见上。这回来到美国,离得还不远,嘿嘿,抓紧第一个三天的假期跑去!
见到的时候还是挺激动的,南南哥哥样子变化不大,还是成熟了些,毕竟都是两个孩子的爸了,hoho。不过接到我之后在车上打着响指说要立刻带我去玩的样子还是让我一下就想起当年带着我玩的情形,哈哈。明明姐姐,也就是嫂子,好像变漂亮了很多啊:P 已经是IBM的大牛了。他们家的两个小孩儿芽芽两岁,萱萱六个月,都非常漂亮可爱:) 明明姐姐的父母现在在他家住着,帮忙带带小孩。哥哥家是一个两层的house,宽敞明亮,小院里面种着郁金香和樱花树。大家在家里的时候基本就是在照看两个小孩,挺乐呵的。
芽芽和萱萱的眼睛都又黑又亮,很好看。芽芽已经上幼儿园了,会唱歌会叫叔叔会hug会kiss,说话中英文混杂着挺好玩的:D。萱萱现在小脸还胖胖的,每天吃吃睡睡,看起来舒服得很,很乖,高兴的时候在活动室里面套个吊在天花板上的圈儿使劲儿的跳,开心得很。我在那儿这几天赶上复活节,跟哥哥姐姐带着两个小家伙去egg hunt,就是捡蛋,有些学校教堂会把很多彩色塑料蛋撒在草地上,让孩子们去捡,蛋里面有小礼物。萱萱也就是看看,芽芽拎着小篮子捡了一小篮儿,可高兴了,回家的路上不停的把蛋打开再让妈妈给合上,哈哈。
说起来这次在那里呆了三四天芽芽已经认识我了,不过听说人3岁之前是没啥记忆的,那下次我见芽芽的时候她还会不会记得我呢,唔
还有,生小孩还真是快。。。是不是再过几年我也要有小孩了。。他/她啥时候哭我就得起来,睡觉都是分段的……

表姐来了

瑾瑾姐姐来北京培训,抽空来清华看了看我,算起来居然已经有七年没有见了,上次见瑾瑾姐姐和南南哥哥已经是98年春节在淄博五个兄弟姐妹都聚齐的那次了。上次好像是刚结婚?现在小孩儿都五岁了。
姐姐带了一条围巾一盒糖给我,我带着她逛了逛清华校园儿,当了回导游。她印象里的我居然还是满脸青春痘,囧,那都是什么年代了。

在老家

回临清老家两天了,每天玩ds,偶尔看看书,满无聊的。应援团玩到果敢的最后一关,高级战争也玩到了丢档前打到的第19关。

好像已经四年没回老家了,一些旧的建筑看起来更是旧了不少。小城的中心看起来向西北方向移动了,原来比较繁华的路口看起来很破败,有旧得可怕的建筑杵在路口。

这儿用水居然是免费的。不过自来水都很混浊,有白色沉淀物,不知道是什么。这儿的地下水矿物质很多,可能是过滤用的明矾?

表弟当兵回来两年了,在一个大约是包装制造厂的地方工作,全年上班,活儿少的时候休息。这几天就要订婚了。虽然经常抽烟,看起来还是未脱孩子气。不过毕竟是成熟不少了。

到一个网吧来上网,穿过了繁华市区。短短一段街上就并排开了好几个超市。今天是年三十了,街上小摊,行人都很多。汽车并不比几年前多多少,特别的一点是有许多电动车,我表弟也骑一辆,他说是一千九买的,这边最近流行这个。网吧里面基本都是网游,还好,总比某年我见到我们那儿网吧里面都是语音聊天好……有个叫街头篮球的很让人惊讶,原来现在网游已经可以进行激烈的ACT对抗了?!不过看了一下应该还是P2P连接的,其对抗的技术性也很让人怀疑。。

今天晚上南南哥哥打了一个电话来

南南哥哥出国都五六年了啊,现在小孩儿都一岁多了,这儿是他们家的homepage
welcome to yaya’s home (Nanyu Cao, Mingming Cao and Angelina Cao)

记得小时候南南哥哥是最玩的来的,很……好玩,呵呵找不到什么别的合适的词。很小的时候像小尾巴似的跟着他(其实很少见到,记事以后也就逢年过节能看到)。小学的时候特别想去他那儿玩游戏,有一次玩rich玩的都不想走了,呵呵。我初三的时候南南哥哥结婚出国了,当时还真是没想到这一走就这么多年见不到了。

南南哥哥说下次回来大概是等我结婚了,呵呵:P 应邀发两张小侯的照片上来吧

晨,昏睡

回家之后每天早晨几乎都一样,醒的很早,起得很晚。醒了之后就会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做梦,一种很可怕的状态。我今天觉得是不是因为我的床不稳(一个有些坏掉的沙发床),于是早晨起来走到以前一直睡的那个大床去睡,躺下之后感觉稳固多了,但还是在昏昏的做起那种类似白日梦的梦来。

大概最近的精神状态都有些问题,很多羁绊的感觉,要早些离开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