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局接着饭局的两周

这次回去的十来天,除去刚下飞机的那天晚上和回山东的一个周末,在北京的这些日子每一顿晚饭和大部分午饭都是饭局。。吃得我真是有点七荤八素,食不知味了。这么个吃法还没闹肚子,已经是万幸了。

虽然说在纽约的时候挺想吃火锅涮羊肉的,但真回了北京又发现这东西不能顿顿吃,两周吃个两三顿最多。相对来说还是川菜之类花样多的可以多吃几顿。

其实我还是想吐槽北京这交通。凡是有人从远一点的地方过来的饭局,次次都会有人迟到。各种被堵在路上,挤不上地铁,弃车步行的惨烈状况。临走前一天晚上我从朝阳门去国贸,坐地铁只要三站路,我硬是花了一个小时才到。朝阳门到了建国门换乘一号线,等了两班车都压根没可能上去。每个车门口排着一二十人,来一趟车只能上去三四个。地铁站里闷热嘈杂,秩序也不能算井然,经常有疑似插队的人出没。于是我果断出站开始步行,走了一站地之后跳上一辆公交,然后公交在半堵不堵的车流里面又晃悠了十几分钟。公交上的人前胸贴后背,还随着频繁的启动和刹车互相施加压力。种种莫名其妙的味道让人真想赌咒发誓再也不来坐这玩意儿,可是看着壮观的红色尾灯长龙也只能无奈。那一刻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了“那些年”里面“人生就是不停的战斗”那段镜头……

饭局上讨论次数最多的话题貌似是简单的生活开销问题,美国一个月吃饭花多少钱,租房多少钱,买房多少钱,其他乱七八糟多少钱,诸如此类。作为坚持用mint记账的人,我回答起来还比较有谱。然后就是大家一起慨叹民生多艰,中国人民钱多国内没地儿花都要跑出去购物,美国人民一分钱掰成两半儿花过着屌丝生活。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情况。。然后很多朋友在筹划出国,希望以后能在NYC接待几个。

重逢波波

从去年11月来纽约把波波寄养在别人家,转眼都快一年了。这一年里波波还换了一个住处,认识了不少别的猫猫,貌似稍微胆大了些。我这次回去短短两周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把波波接过来团聚。代养波波的朋友还问我要不要把波波送给她们,看来这家伙还挺讨喜的。不过毕竟我是从波波几个月大的时候就领来养了好几年,这次还是打定主意要把她带过来的。

说一下乘国航空运她从北京到纽约的步骤吧,大概是以下几个:

  1. 航空箱。我买的是IRIS的小号折叠航空箱,做工感觉还不错。
  2. 到西单民航大楼去申请舱位。因为一架飞机只能带两只宠物,所以感觉如果机票定了的话就早点申请位置比较好。这一步不用交钱,只是打个单子给你。
  3. 检疫。这个在北京只能在北三环的观赏动物医院做,分成两步:一是狂犬疫苗,要提前30天以上打;二是健康检疫和植入芯片,要在起飞之前7天之内做。这次幸好代养波波的人就是观赏动物医院的大夫,她很早就帮忙打了疫苗了。不然的话还真麻烦了。后来检疫什么的也都是找她帮忙做的。这些一共是五百多RMB,拿到手的是一个护照大小的红本和一张注明了起飞日期的检疫证明。
  4. 起飞那天提前一些到机场,去正常托运行李的地方办托运。会让你到超标行李的柜台去交钱,大概是400$,很贵。不过这种时候就是说多少就给多少了。我去之前压根都没问需要多少钱,听到报价还是小吃惊了一下。交完钱就是连箱子提去超标行李那里托运了,他们会看检疫证明。这里波波过X光机进到屋子里面,下次见她就是在纽约了。
  5. 飞到目的地之后取宠物的方法似乎因机场而异。我这次飞机晚点两小时,出海关还很慢,出来的时候整架飞机的行李都已经在传送带上了,波波的箱子就在传送带旁边放着。我找了一圈才找到,过去的时候她立刻就很不高兴的冲我嚷起来了。不过估计折腾了一路也累坏了,稍微抚了抚毛就不叫了。
  6. 出机场安检的时候填单子要说带了宠物,然后机场的人稍微看了一下就放行了。也不用隔离什么的,打个车就回家了。

基本上就是以上这些步骤。昨天早晨从朝阳门跑到石景山去接她,然后再去机场,硬是在出租车上坐了快三个小时。。波波刚上车的时候一个劲的嚎。过了一会儿似乎意识到要去旅行了,也就不怎么叫了。进了机场之后更安静,感觉她好像看到这么多人还有点好奇。

网上有的帖子说出发之前8小时不要给猫吃东西,以防她在航空箱里便便或者憋着难受。但是水还是得有,于是我们就把一个饮水器(碰到会出水的那种)绑在航空箱里面了。事实证明这个好像也不是个好主意,因为波波在里面经常碰到那个出水口,结果就是漏了不少水出来把箱子底下弄湿了。我在纽约接到波波的时候一摸肚子下面都是湿的,而且肯定不是尿的。。

还有一个失策的地方是应该买那些可以带宠物进客舱放在脚边的航线。听说美联航的可以。一开始我在想如果带波波进客舱她一直叫的话会很可怕,旁边的乘客肯定会很有意见。但后来从坐车到进机场波波其实都挺安静的。相比之下每班飞机必有的婴儿倒是噪音要大很多……

波波到了纽约这边的家以后立刻开始往各种缝隙里钻,估计还是吓得不轻。当年我刚领养她的时候她基本也是这反应。不过过了一会儿就适应了开始探索新房子。比较危险的一个地方是壁炉,我很怀疑她要是钻进那个缝里了还能不能自己爬出来。哦,还撒了泡尿,东西倒是没着急吃,看来还是内急比较迫切一点。

 

回京见闻之版聚和学校

下午去参加了9# TVGames的版聚。我居然会在回北京的这短短两周里赶上这个,太奇迹了。。

大母牛组织的,我以为meteor会到,结果这人鸽子了。于是我变成了到场最老的,靠。其他依次有4字班5字班还有0字班的……如果我继续参加这玩意儿的话马上就要被套圈了。版聚内容是几个人守着一台PS3打P4A,一个2D格斗游戏。基本都是第一次玩瞎打,也挺欢乐的。这次版聚的成功之处在于出现了两个女生!想当年我组织的那会儿基本都是纯爷们阵容的,偶尔answer会加入一下。版聚地点是博士W楼的活动室,我们去的时候里面还有两桌三国杀,看到我们打格斗他们还过来交流了一下。这真是个很和谐的小空间,我当年怎么不知道有这么好的地方。

学校里面似乎从天而降了很多雕塑。说从天而降的意思是这些雕塑普遍难看到像是砸在地上砸坏了,就是那个“脸部着地”的典故了。其实还好了也还不太离谱。东操那儿修了个新楼看起来还不错。新楼前面特别特别绿的一大片草地,貌似是棒球场?他们现在这条件可真是改善了好多以前都是土场的。

学校里面依然有各种生机盎然的球场,卿卿我我的情侣,车流不息的主干道,人来人往的教学楼。人脸上没那么焦躁,说话的语气似乎也温和了许多。漫无目的的走过这些,觉得这里和围墙之外似乎截然不同,或者只是因为这里寄托了六七年单纯的生活。我甚至开始想没准儿毕业之后住在学校边上是个好主意。

回京见闻之地铁与人

之前有一段时间我挺不理解为什么北京的朋友要买车,尤其是开车上班的。就北京这交通状况,非要买个车连车带人堵在路上那不是和自己过不去么?那时候我自己天天坐地铁,后来变成周末坐坐地铁,觉得好像还可以忍。

在纽约住了大半年,也是天天坐地铁,那边就没人开车上班大家都坐地铁坐的挺好。回来北京之后昨天(周六)坐了两次一号线,今天拎着些东西坐了趟五道口到朝阳门。我突然开始理解为啥要买车了,堵在路上就算慢点,舒适感可能也比坐地铁强……

北京这地铁站搞得很光鲜也还不太热,但地铁里面又热又闷。纽约是地铁站里面巨热,但车厢里面冷到你觉得冷气扑面而来那样。纽约地铁人也挺多,比北京少点但也有一趟上不去的时候,关键的区别在于:纽约地铁里即使人多,人和人之间很少有接触的,更没有推搡什么的,偶尔碰一下都要说个sorry;北京这边人稍微多点就感觉这儿碰一下那儿擦一下的,进出门挤来挤去,出站的时候也是都走得特密集,跟街上的车流风格完全一致。我觉得这个距离习惯的差异可能是因为美国人胖子太多!

周六的时候还在西单逛了逛。站在天桥上的时候下面密密麻麻的人潮真的挺壮观。我要是写Lonely Planet,对西单的介绍就是来天桥上看看这人就行了,其他的哪个国家都有。

中友和大悦城各有一个星巴克,其队伍长度和上座率完爆麦当劳KFC等一干快餐店。试图蹭wifi的我也站进长龙里,结果直到排到都没连上!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买了一杯。排队的时候后面俩人还交谈:“你说咋这么多人来买星巴克呢”“因为大家都有钱了呗”。说得太对了。还有一点就是外国品牌在中国的价值真是太大了,什么都是假的,牌子是真的。

买完了我还是没连上wifi。。。不能上网你开个毛的星巴克啊!

回京见闻之四川办

跟一帮朋友去吃四川办。上学的时候老听说新疆办巴州办,貌似也都去吃了。川办应该是听过但是还真没去过。这次一去才发现就在建国门附近,住在旁边一年多都不知道……

菜做得还挺好吧,据在座两位四川人鉴定勉强可以算正宗,就是普遍偏咸。这不是本文的重点。

席间我们打算点一盘叶儿耙。一个看起来很敦厚的小姑娘服务员问“是不是要甜的”,全桌的人一起说“要咸的”。过了一会儿上了一盘,六个,三个人夹起来一尝。得,甜的。。

这事儿也没啥,也就是小姑娘糊涂点儿。我们就叫服务员过来说换了吧。旁边一个小男生服务员也过来了,两个人都表示很为难,厨房不给换什么的。到这儿已经有点2了。我们表示我们那么明确的告诉你是咸的了还搞错,凭什么不换。这时候他们居然提出我们已经吃了三个,于是最多只能换剩下的三个……而且他们还是表示不确定能不能换。

事情就此陷入僵局。两个小服务员私下嘀咕了一会儿,啥也不说就出去了……我们都愣了,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个意思。于是继续吃等人来再问。然后就有人说现在这个服务员是很难招,她们单位门口的饭店服务员都换了好几茬了,一茬比一茬差,现在这茬已经到了有点呆呆傻傻的程度了,让她怀疑是不是都是饭店给这些人下药了让他们来做服务员……

过了一会儿经理来了,居然还说不好换厨房不给换,这真nm是个厨房统治下的饭馆!然后又说我们已经把甜的吃到只剩一个了,于是只能换一个!@#$ 我们当时就很无语,说你换一个吧那就,你做得出来就行。

过了20来分钟还真上来了,明显现蒸的,一个大盘子里面孤零零一个叶儿耙。。之前剩下那个甜的他们也不拿走,到最后也没人吃就扔在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