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dona一行

12月去加州出差顺便想找个地方徒步,考虑了一番就想到了Phoenix/Sedona。一方面是那边这季节不冷不热,正适合hiking;另一方面是去年从大峡谷回程的时候路过Sedona看到那边的红石头很惊艳,但是当时刚走完rim2rim实在没什么体力了只好匆匆路过,这次可以回去补上。 第一天到达之后先在Phoenix市郊走了Tom’s Thumb Trail,很多俯瞰沙漠的view和一些形状比较随机的巨岩。总的来说比较平平无奇,好处是离市区近,在日短夜长的冬天可以不用把很多白天时间花在开车上是满重要的。 Sedona是个四面被红石头山环绕的小镇,主要特色有二:一是户外运动,徒步、山地自行车、攀岩之类;二是通灵,大概是相信周围的这些红石头有很多正能量。。很多异能人士也都在这里提供看相算命之类的服务。我去了城里的一个礼品店兼算命中心的地方,一进门就是一整墙的phychic广告,每个人的资料都很详细,包括大头照,具体的异能分类,擅长的算命方式,接下来几天的availability等等。。我于是随便找了一位女士给我进行了一番塔罗牌算命,具体就不详述了但我觉得基本上就是一个心理therapy的路数吧并没有什么超自然的事情发生。 在Sedona附近hike了几个trail。Devil’s Bridge是个天然的石拱,不算太窄所以可以走上去。Cathedral Rock是Sedona最有名的一组红岩,一条虽短但颇陡的trail可以走到中间,很不错。Courthouse Butte和Bell Rock是两个相邻的小平顶山,走了一条环绕这两个山的loop。 在Sedona hike了一天之后觉得继续看红石头也会有点审美疲劳,于是最后一天驱车两个多小时去了Petrified Forest National Park(石化森林国家公园)。这个公园的特色是数亿年形成的树木化石,从整棵的大树干到碎成小片的都有。但这个公园地处偏僻,游人十分稀少,也没有多少hiking trail。我去之前在网站上查到有一片2014年新开放的区域叫做Devil’s Playground,是一条7英里左右的wilderness trail通往一片造型很奇诡的岩石,但每周只发三个许可于是我也没抱多大希望。到了公园门口一问居然还有许可剩下,于是二话不说拿了一个就去走了这个。这是我第一次走这么野的路线,全程基本都没什么路可言,基本是靠着AllTrails上的一个GPS记录,稀稀落落的路标和前人的脚印边找路边走,很多上上下下的地方也就是自由发挥看自己敢爬就爬了。 前半程大多是干涸的河床和长着杂草的荒漠,路边不时可以看到彩色的沙漠和沉甸甸的石化树木。到两英里多之后走到一个盆地沿儿上视野豁然开朗,也能看到这个盆地里面的地形果然要神奇很多,很有史前天地初开的感觉。下去绕着盆地走一圈然后原路返回,全程五个小时一个人都没看见。感想是这种野生路线要规划多一些时间,预计三四小时能走完的距离一边找路一边走就要多花很多时间了。 离开Devil’s Playground之后离天黑已经只有一个小时时间了,只得匆匆的在公园里开了一趟,看了一些印第安人的石头画遗迹,后面的几个观景点都没怎么来得及看。但凑巧看到了很绚丽的日落,漫天红霞之中还有一支神奇的光柱,是一种光学现象。 更多照片见这里

Lassen Volcanic National Park

前些年得知湾区北面有个相对鲜为人知的Lassen火山国家公园。这次来湾区顺便自己去了一下。周五早上一路畅通无阻,开了四个多小时的车也就到了。进去之后第一感觉是人少,相对于熙熙攘攘的Yosemite来说,这儿的人少很多。各个景点和trailhead的停车场都很容易找到位置。进去之后我才意识到这个公园主要的区域就是一条高速贯穿,东北和东南的几个区域是要绕出去再从另外的入口进去才能抵达的。于是hiking trail选择也就容易了,直奔Lassen Peak trailhead。 Lassen这个火山1915年刚喷发过,是最早被摄影记录下来的火山喷发。在公园里最显眼的就是白雪皑皑耸立中央的Lassen Peak,海拔10500英尺(3200米)。Lassen Peak Trail就是登这个山峰的,听起来吓人但其实比想象的要简单,因为trail起点在8500英尺高度,所以只要再爬个2000英尺就行了。。单程2.5英里,陡峭程度异常的均匀,高度曲线如爬楼机一般平滑,走起来的感受也很像爬楼机,一步平路都没有,一直上坡。比较困难的一点是很多段trail都被雪盖住了,我穿了防水的鞋但是没带登山杖,还是走得略艰难,深一脚浅一脚的,下山遇到陡一点的雪路就干脆坐滑梯一样往下溜了。有一段窄窄的雪路的一边紧接着很陡的雪坡,滑下去就完了。走到那儿的时候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有个小朋友就在我旁边滑了一下,要不是家长拽住就要滑出去了,吓得一路都在大叫,平添了很多恐怖氛围。。我在那儿也只能用手当登山杖插在雪里往前连爬带走,冻得生痛。爬了三小时爬到顶还是很爽的,见照片。下山倒是快,一小时就跑下来了。 然后翻了翻公园进门的时候发的简报上的trail列表,找到个Boiling Lake去看。一英里多点的平路,走到头有个长满水草很绿的湖,里面有一片儿确实咕噜咕噜的跟沸水一样在翻滚。但蚊子太多,被咬了好几口。继续沿着高速边开边看,傍晚去看了一个叫Lily Pond Trail的生态trail,拿着小册子认了一堆各种松树。比较新奇的是Jeffery Fir,树皮闻起来有香草菠萝味儿。 晚上到西门外的Shingletown吃了饭,住在那附近的一个Airbnb。找住处的时候黑灯瞎火的沿着树林里一条小土路一直往里绕绕绕,还真挺吓人的。还好顺利找到了。晚上闲着没事试着拍星星,没三脚架还是太麻烦了。勉强拍到一张北斗七星都在里面的。   第二天早上先去走了Chaos Crags Trail。这trail中间没什么亮点,还走得贼累。没吃早饭加上前一天走了不少,已经虚了。走到最后是一个几百年前炸开的火山坑,底部有个小湖,绿绿脏脏的并不好看。绕着走了一下赫然看到一具鹿的下颌骨在湖里。。想到全程一个人都没碰见,还是有点瘆得慌的。还好在湖边坐了一会儿看到很多肥肥的花栗鼠跑来跑去,心安了不少。 继续往回开,看了Devastated Area,是1915年那次Lassen Peak喷发推平的一片区域,离火山口有三英里远,想想那些跟一辆车那么大的石头能飞过来也够吓人的。又去看了Sulfur Works,当年的硫矿的遗迹,现在还有好多孔在喷臭鸡蛋味儿的烟,外加一个沸腾的mud pot。这个不仅仅是冒气造成的翻腾,本身就是很烫。 看完Sulfur Works本来还考虑过去爬Ridge Lake Trail,掂量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和时间,决定作罢打道回府。玩这个公园两个半天时间刚好,下次来可以考虑去一下东南的Warner Valley区域。 总体感觉这公园还不错,景致比不上Yosemite那么多瀑布,但也是雪山树林湖泊都有,还有好多好多火山岩。胜在人少动物多,一路走下来大部分地方都很清静,能看到很多花栗鼠和各种鸟,野趣比较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