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 Just Rock It

感恩节前一天晚上,去Atlantic City的Taj Mahal赌场看了五月天的演唱会,深夜1点。

以前在北京的时候五月天也来开过几次演唱会,但上学的时候会觉得太贵上班之后就觉得好像也不是一定要去以后再说。但是在纽约的感觉就是错过这次就不会有下次。。于是即使是一个人坐bus也还是坚定的去了。

在bus上邻座碰巧也是个自己去的男生,才18岁。于是畅谈了一番代沟问题。他表示他的同龄人听五月天的比较少,大部分还是更老的人。我表示赞同,然后在流行乐团动漫游戏主机等各方面进行了愉快的交谈。

到演出的地方大概是两个小时的车程,黑漆漆一片的高速上睡了一路之后突然就看到路边开始出现金碧辉煌的数座赌场,但赌场之间的小路和路边的小店还是破破的,很像国内的小镇。大概11点到了Taj Mahal,里面赌客没多少,来看这次演唱会的十几辆bus一下子送进来好多人。我四处转了转,看到主办方在卖T恤,45$一件,居然还是有很多人买!都是真粉丝或者真二代!12点左右就可以进场了。

我买的是最便宜的68看台票,进去之后发现这场地其实挺小的,也就是大学里面体育馆的大小。即使坐在看台上离舞台也没多远,比工体那种拿望远镜都看不大清的状况还是好了太多。然而坐下一段时间之后就发现场地里贵一些的座位貌似空的很多,而且也没什么人查票。于是开场之前看台上的同学们纷纷开始向场地里移动。之后整场我基本都是待在场地最中间离舞台10排左右的座位上……以及还跑去过道最前面离舞台五六米的地方看了一阵儿。

五月天出道13年,好歌不计其数。这次演唱会一上来就是从最老的专辑唱到最新的专辑,开场是“疯狂世界”,后面有“拥抱”,“倔强”,“突然好想你”,总的来说这次演唱会所有的歌我都耳熟能详。而且他们的歌普遍都很热闹,才唱了一两首场地里就全站在椅子上了,很夸张很high。所以看演唱会还是要看这种都是狂热小粉丝的。记得上次去看纵贯线,罗大佑和李宗盛出来的时候他们的中年粉丝们都是礼节性鼓掌,这还不如在家看蓝光啊……

开场连唱了n多歌之后才有点休息,阿信去后台,四个乐手唱了首孙悟空。介绍团员的时候玛莎说了一通台语,下面居然还有不少人貌似能听懂。冠佑被起哄然后很囧的说了一通英文。石头说他入关填表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要来纽约演出就写纽约,结果officer跟他说你要去的那个小破赌城在新泽西……阿信问有没有人看完半夜1点这场还要继续看下午2点的场,一片人举手,ORZ。。

之后又唱了好多歌,演唱会的编曲和和声会有变化,加上穿插吉他贝司的solo,感觉超赞。我之前只听他们的专辑,这次看演唱会才注意到这几个乐手团员都很厉害。

最后一首歌是“温柔”,之前印象里总觉得这是首慢歌,没想到演唱会上可以唱到这么high。之后安可三首,“诺亚方舟”告别,“恋爱ing”致谢,“知足”收尾。很圆满。

抽象音乐

昨天(周五)晚上跟Gregory听了一场音乐会。去之前Gregory告诉我是classical music,我以为是莫扎特那种,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会在布鲁克林呢?但反正也没别的安排就去了。到了那儿才发现这完全不是我想的那种。。

演出地点在一个旧工厂里面,布鲁克林好像布满了旧工厂。这个旧工厂现在被改造成了一个艺术家活动中心的样子,门口毫无标识,看门脸就跟一普通民宅没什么两样。进去以后看到很高的天花板和刷着白漆的长条木地板就知道是工厂改的了。Gregory在网上买的票,于是门口的人给我们每人手腕上盖了个印章就可以进了,这分明就是酒吧或者rock show的作风……演出场地其实很小,也就是个小型音乐教室的大小,有五六十个观众座位,座无虚席。前面乐队的区域有钢琴,小提琴,大提琴,小号,长号,圆号,架子鼓,还有一些电子设备。比较特别的一点是天花板上比较分散的吊着十几个斗形的音箱,在当天的最后一个节目中用到了。

开演之前发了小册子,里面详细介绍了当天的三个曲目的背景,我看着看着就发觉不太妙。比如有一段大概是这样的:“这个曲子有36个段落,演奏者轮流随意挑选某个段落演奏(注:也可以完全不演奏)”。Gregory去买了几听啤酒,我发现大部分听众都手持啤酒或者红酒。然后几个演奏者上台了,接下来的两分钟里面我以为他们在调音,而后发觉其实已经开始了……第一个曲目是六七种乐器齐上阵,轮流(顺序也是随机的)发出各种诡异的声音,包括很响或者很刺耳的声音,成段的旋律似乎没太有。演奏方法也很诡异,比如弹钢琴的好像还把手伸到后盖里去拨弄。第二个曲目是三个乐器在进行某种”互动“,介绍上说互动是非常即兴的,基本上也没什么旋律段落可言,就感觉三个乐器好像三个动物在用一些短句交谈。。第三个曲目是电子味很浓的,四个人围坐在一起,每人面前都有一些电子设备和一些诡异的乐器。他们好像就是在随机的按下按钮来播放一些电子乐的片段,或者演奏那些”乐器“,演奏的声音都被电子变形过了,而输出也是头上的十几个音箱中随机的某一个。。

总的来说这演出对我来说与其说是音乐,不如说是行为艺术。非常像第一次去MoMA的感觉。。完全摸不着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