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ke To the Bottom of Grand Canyon

十年之约 07年和两个德国朋友第一次去大峡谷,车进公园门向东开往宿营地,路边平地上冷不丁就现出巨大的峡谷裂缝,当时就把我震住了。之后在峡谷南沿游玩的时候头上艳阳高照却可以清楚看到峡谷北面一片云在下雨,第二天冒着大雨开去了北沿,天放晴了,倒是可以看到南沿笼罩在一片黑云和道道闪电里。整个的感觉就很魔幻。那次最大的遗憾就是只在峡谷边上看了看,没有走下去。十年之后,终于了却夙愿。 Down is Optional, Up is Mandatory 大峡谷hiking的一个特点就是没有中等难度的路线,要么是在峡谷沿儿上走走的简单路线,要么就要走下去那就很难。往下走一小段然后折返当然也可以,但作为hiker心理上总会觉得不够完整就是了。鉴于同去的两位都是对体力很有自信的跑过半马的选手。。我们选择的是从South Kaibab下到谷底,再从Bright Angel上来的路线,全程19英里/30公里,落差1300多米。这样的路线是公园严重不推荐一天完成的,官方建议是申请露营许可或者订到Phantom Ranch的床位,在谷底住一晚,第二天再上来。但事实上由于大峡谷太有名,一天上下的hiker还是很多。而峡谷hiking是先下后上,谷里夏天又炎热暴晒,经常会有人半路体力不支。公园平均每年出动直升机营救250多人,每条下谷的trail前半段都有好几个建议hiker量力而行的告示牌。 我们那天早上吃饭碰头停车之类的花了些时间,大约是早上七点半到达trailhead开始出发,大部分网上的攻略写的都是六点半就开始走。South Kaibab一开头的景色就十分漂亮,可以借着朝阳一览峡谷纵深。半小时左右下到Ooh Aah Point是第一个观景点。看着下面蜿蜒曲折的trail心里还真是有些打鼓。在这附近我们遇到了一个白人小胖子ranger(公园管理人员)。他在挨个问每个路过的人要下到哪里。我们说要下到谷底再上来,他立刻说“现在已经太晚了,你们到下面会被烤熟(fried),你们没准备好”,然后建议我们走到Skeleton Point就折返,说即使那样也要走4~6小时。看了看地图Skeleton Point才只是下去路程的一半而已。这ranger的建议还真是兜头一盆冷水。我们也没跟他争论,当时的想法就是下到Skeleton Point再看吧。 继续往下走到了Cedar Ridge是一个有酷酷的枯树的平台,在这里我们遇到了另外一家年龄从11岁到69岁的人,他们也是计划和我们走一样的线路,一天上下。领头的女生说他家每年都来hike这个路线,只要带的食物够多应该没问题。看着他们队里头发花白的老奶奶,我们受到了一些鼓舞,开始加速往下走(btw此老奶奶在最后500米超过了我,orz)。 走着走着迎面遇到了一个顶着毛巾拄着登山杖在往上爬的印度裔女ranger,她简单问了我们一句要去哪儿,然后就说了句”多喝水,多吃咸的零食“就继续走了。我们不禁又感到了一些希望。 再走到一个拐角的地方,遇到又一个白人女ranger很潇洒的屈膝坐在路边一块大石上。她看到我们过来也问”你们要去哪儿“,我们说要去谷底再上来。她立刻问”你们准备好在这个天气里面hike 20英里了吗?“ 我当时脑子一热就立刻回答“Yes, we’re ready!”。她满赞许的看了看我们,说”Good luck. Drink lots of water. Eat lots of salty snacks. You can do it!” 再走下去到了Skeleton Point,我们几乎都没有讨论就继续往下走了。South Kaibab下行一旦过半,那几乎就没有回头路了,因为水源都在Bright Angel那边。正如一路的警示牌所说: Down is Optional, Up is Mandatory (下山是可选的,上山是必须的)! 科罗拉多河,和挑战极限的上行 往大峡谷里走的过程就是一个离科罗拉多河越来越近的过程。在上面有些地方可以望见河面,但从一千多米的高度看上去河面跟静止的一般,有一处我们还争论了一会儿那些看起来静止的白色纹理是水花还是沙滩。但越往下走,河面看起来就越明显了。科罗拉多河在红黄色的峡谷中间,看起来是某种深绿的颜色,在某些水急的地方还能看出水流里裹挟的沙子像一些巨大的黄色触手在顺流摆动。河边有几处沙滩,上面还有零星的游客,在谷底又热又晒,想必能去水里泡泡是挺爽的。河上不时还有从上游驶来的游览船,不知道是从哪里开来以及要开多久到这里。坐船的人和hiking的人,想来追求的是颇为不同的享受吧。 说到坐船的游客,这条道上还有不少成队的骡子,有的载人,有的运货。规则是人遇到骡子要给骡子让道。带领骡队的牛仔常常会友好的停下骡队让hiker先过去。但也有一次我们在烈日下走了半天看到一片阴影正想去乘乘凉,结果迎面来的一个骡队把那片影子占领了,我们又不想跟骡子搞得太亲近只好继续走。路上不出意外的有很多骡粪,网上有人说很多很gross,但我觉得也还好,在可以忍的程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