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o一行

刚到Reno的第一感觉就是热气扑面而来,干燥且热,沙漠气候的感觉,跟湾区这里大不一样。车站出来就能看到一条河,算是个小公园,很多人在河里扑腾着玩。河边景色还不错,就是阳光太强了,比空气里都染着阳光气息的加州还耀眼。 Reno其实是个小赌城,Nevada州除了Las Vegas之外就数到它了。由于比Vegas离旧金山近得多,所以很多旧金山的人就搭bus到这儿来赌。Reno的downtown不大,不过密密麻麻的全是赌场,晚上挺热闹的。它有句很醒目的标语很有意思,” RENO – THE BIGGEST LITTLE CITY IN THE WORLD”,想了一下,就是说它把它自己当作“little cities”的上限。。 我玩了一下老虎机,迅速的输掉了一点钱,搞明白了这东西的规则,也算是玩过老虎机了。很多老虎机都显示着777什么的,应该是前一个人赢了钱就走人了,看着真眼红,哈哈。逛了逛街,看了看表演什么的,Enjoy了一下灯红酒绿的夜景。不过赌城就是赌城,downtown的几条街上除了赌场几乎就没别的了,连bar都没看到。 蓓姐家里有很多游戏机,PS2,XBox 360, Wii,据说她学校一个搞gaming的教授用funding买的,她抢来的-___- 晚上和第二天早上大家基本就在家里玩Wii,蛋蛋姐夫很感兴趣,于是我跟他们说好把我的那套“卖”给他,反正这边买和hack都不方便,而国内都很容易,哈哈。 蓓姐的老公是美国人,在Google做PicasaWeb!吃饭的时候跟他聊了一会儿。我是很喜欢PicasaWeb的,不过他自己不喜欢,说空间太小了只有1G,买更多的空间又太贵。这确实是PicasaWeb的一个问题,等我的照片多到那种程度估计我也得换地方。他刚刚收到蓓姐的礼物——8GB iPhone!于是这两天他都在很高兴的摆弄那个…… 这次去Reno才呆了不到一整天,很匆忙,和两个姐姐还有姐夫一起吃了几顿饭,逛赌场,玩游戏,虽然时间短但还是很高兴的,hoho 这次去Reno算是坐足了车,单程是一小时的Caltrain和六小时的Greyhound,这两天我往返就一共坐了(6+1)*2=14小时的车,哗, 我一共才出去了不到两天而已。新买的小mp3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Caltrain 给我的印象挺好,整洁快速准时,虽然走几步就停个小站,但是到站时间和时刻表的差距基本在一分钟以内,给人感觉不错。 Greyhound就一般了,主要是 车上的人看起来比较恐怖一些,很多奇形怪状甚至有点disgusting的人,它在路上开得挺快也准时,但是在某些大站实在停得 太久了,我去的时候在Sacramento居然停了一小时,ft,明明四个小时就能开到的路程,这个站停一小时那个站停半小时的,总共就变成六小时了。 回来的时候rp爆发了,在旧金山Greyhound换Caltrain的时候,最后两分钟赶上了10点的Caltrain。看了一下时刻表,下一班居然就是12点的末班了,汗。多亏灰狗提前了十分钟到达和我走得快。:D 这次我照的照片很少, 大多是姐姐的相机照的,回头她寄给我了再补充吧 [flash http://picasaweb.google.com/s/c/bin/slideshow.swf?host=picasaweb.google.com&captions=1&RGB=0x000000&feed=http%3A%2F%2Fpicasaweb.google.com%2Fdata%2Ffeed%2Fapi%2Fuser%2Fweiwei9%2Falbumid%2F5083982415170615313%3Fkind%3Dphoto%26alt%3Drss w=400 h=267]

外婆走了

妈妈发来的消息,外婆4月30日开始昏迷,5月3日走了。这里现在便是5月3日,外婆和我却已天人永隔了。 外婆的年纪并不大,妈妈总说外婆太能干闲不住,干了一辈子活吃了一辈子苦。听妈妈说外婆年轻的时候在纺织厂里面干活非常拼命,几十斤重的大包像男人一样扛起来就走。回忆我印象里面外婆那细瘦且病痛交缠的双腿,真是很难想象。不知疲倦的工作也就落下了骨质增生等等的病根吧。 外婆家在临清,也是我出生的地方。我虽然不到两岁就随爸妈和爷爷奶奶搬到了牟平,但是小时候几乎还是每年都会回到临清一趟。那里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恍惚的记忆,很亲切。外婆家有一个铁制的小手推车 ,外婆说我小时候她就经常用这个小车推着我到处走,我那时候喜欢站在车里,不肯坐下,看见人就会张开手,很可爱。后来这个小车一直保留着,外婆腿脚不好,但还是经常推着这个小车出去打水买东西,拿这个小车当个拐杖。 外婆楼下就是个小学,我小的时候外婆还开过几年小卖部。我那时候每次回去临清,都可以在小卖部里面翻翻,拿些小东西。夏天去的话,就有吃不完的冰棍儿。临清有很多非常好吃的小吃,去外婆家的时候外婆总会每天早晨去给我买各种各样的小车,最爱吃的是炸荷包,每回走的时候都会带一些回家,到了家里蒸一蒸再吃。荷包蒸了就远不如新买的好吃了,但依然很好吃。还有细细的馓子,也是特别爱吃,除了临清再也看不到哪里的馓子那么细那么酥。还有豆浆,豆腐脑,煎饼果子。外婆自己也会做很多好吃的。外婆身体还不是太差的那会儿,过年的时候她总会不辞辛苦的剁很多肉馅来汆丸子给我吃,剁肉馅真的很累。小时候每次过年去临清,都有数不清的好吃的。后来有一年过年我本来计划要去临清,结果没去成。妈妈说了两次外婆准备了十斤黄米糕想给我吃的,语气里带着点失望。 外婆真的是个闲不住的人。我小的时候外婆经常给我还有我表弟织毛衣毛裤,织得很快,又密又厚,一件又一件。外婆的家里总是收拾得非常非常干净,井井有条,我想妈妈也是继承了外婆的这个性格吧。外婆一直有骨刺和骨质增生的毛病,腿脚很痛 ,但还是忍着成天去外面推着小车到处走,或者在家里转来转去的收拾和做东西。 外婆自从前几年一次不小心在楼下摔倒摔伤了胯骨, 就一直得坐着轮椅,住在养老院里面了。在我家附近的养老院住了几年,那里条件还算可以,只是毕竟不是在自己家里。妈妈爸爸还有几个阿姨叔叔隔三差五的去陪外婆。我回家的时候也都要去几次,每次去外婆都特别高兴,拉着我的手对别的老奶奶说“外外,我外外来了”(外外就是外孙的意思)。 后来外婆坚持要回临清去。 那里养老院条件听说比牟平的差很多,不如牟平这个干净,照顾的也不如这边好,爸妈都不愿意送。但外婆一再坚持,终于还是送回去了。可能是去年送回去的吧,自那以后我就没再见过外婆。听说外婆在那里状况不好,但老人家可能就是想叶落归根吧。 外婆是很好的人,外婆一定可以上天堂。 愿外婆在天堂安息。

Oregon之行——滑雪

来之前就听哥哥说这儿有雪山,在爬完山下过海之后,终于要去雪山滑雪啦~ 我感觉雪山才是Oregon名副其实的象征,两座高高的雪山在平坦的Oregon州大部分地方都可以看到,一座尖顶一座平顶。平顶的是某年(82年?)大爆发,把山顶整个炸掉了……说那次波特兰市整个落了数厘米厚的火山灰。在俄勒冈总是显得很低的天空下,白色的雪山似乎连接了天与地一般。 我去的是个叫做Skibowl的滑雪场,已经挺暖和了,去的那天是这个滑雪场最后一天开放,免费-_- 不过租装备还是要钱的。不巧的是下着雨,而且滑雪场所在的山上下了一天……大大加强了这一天魔鬼训练的艰苦程度。我穿着哥哥的防雨衣,一开始在一个有一点坡度的小训练场上摸爬滚打了一会儿,找回了点儿滑雪的感觉。然后就坐缆车上山!那山还是挺高的,上面是松林,雪道在松林之间穿行……这跟我在国内去滑的那种大雪坡儿可太不一样了,不会拐弯儿的话就直接撞到松树上了。。所以我在练习场上着重学了学转弯和……刹车! 上去开始往下滑立刻就感觉到爽了,这在山里树林里滑雪感觉就跟电影似的,哈哈。而且开始一段坡度很小,我还可以自如的沿着路转弯,hoho。 滑了一会儿碰到了第一个大坡儿,又宽又陡,我一high就直接直着冲下去了,心想反正在北京滑的那次都是直着滑到底,俺先直滑一把。没想到这个要陡多了,我刚滑了几秒钟就觉得速度快得有些夸张,远不是“耳边生风”的地步了,差不多是“眼前发花”了……再一看眼前,好家伙,一个网子,我这么重撞破了网子是不是就要掉下悬崖了?!二话不说就地摔倒,躺在雪上团团转着滑出去二十来米,甚至还在一个小的雪坡拐点飞了一小下…… 基本上这跤和之前的高速滑行还是十分爽的,加上俺皮糙肉厚,一扑楞就又站起来了,继续滑啊滑,又看到一个大坡儿,比上回还陡……一个外国人刷的一下过去,喊了句“Best Part,hah”,囧。。我这次开始练习着在坡上控制速度和走之字形,嗯,基本还是一路摔下去……第一趟下山大约花了半小时,还是比较快的,主要是俺遇到大坡基本都毫不犹豫的摔下去了,爬起来也比较快,嘿嘿。 中午就在滑雪场吃了个burger,下午又上了几趟山,走了几条不同的道。看了看这个滑雪场还真是大,我走的部分也就是整个雪场的1/4。到了最后我已经能在不是太陡的坡上走走之字形啦,哈哈,转弯的时候雪板扬起来雪的感觉最爽~在雪上摔跤转着圈儿滑出去数十米的感觉也不错,反正带着头盔,随便摔! 最后基本上是被淋得不行了-_- 和哥哥都穿着内裤裹着毛巾开车回家的……

Oregon之行——海

去17 Miles的时候还以为一段时间内对海景不会再有啥感觉了……因为17 Miles的海景实在有点过于完美了。来了Oregon却还是着实enjoy了一下这边的海,不一样的风格:) 来Oregon的第二天天气不错,哥哥带着我沿着去了Oregon Coast,转了好几处海滩。这里很多海都直接和山相接,我们最先去的就是一个山头,上去之后发现山头被裹在厚厚的云里面,也就是说我们就在很厚的云里……直走到山崖边上我才发现这山崖下面直接就是海浪在拍打,哗,晴朗的话想必很好看,在山上看海哦。不过云里面也有种别样感觉了:) 所幸后来我们也在晴朗的山头上看了海,并且可以远远看到只有最开始去的那个山头被云裹着:P哈哈,这一天真爽,看到两种天气。 之后去看了一个巨大的礁石,感觉很神奇,长而平坦的沙滩上突然就冒出来这么几块礁石,仿佛天外飞来,显得非常雄伟,据说这也是Oregon的象征之一。去的时候还有大雾,礁石的顶部笼罩在雾里。礁石上栖息着很多海鸟。沙滩上游人众多,很多都在遛狗,感觉这些狗真爽:P 还有骑一种躺着的自行车的,放风筝的。沙滩边上就是一排渡假的小房子和宾馆,这些房子可真爽啊屋后就是海滩,南南哥哥说他来这儿住过一次,羡慕。。逛这个海滩的时候大雾使得天有些灰灰,感觉海有种冷冷的感觉,和加州的海很不同。 中午在海边一个环境很好的小餐馆里面吃饭,吃到了巨好吃的Clam Chowder。。比在旧金山渔人码头上小店里面吃到的好太多了……可见餐馆档次还是很重要的。 下午天放晴了,又去了几处海滩,其中有一处的沙子十分惊艳,走在上面的时候我就听到奇怪的吱吱声,找了半天终于发现这儿的沙子踩或者摸都会出声。。难道是太细了么-_- 这儿的沙子很白,沙滩上还有树干,有人在沙滩上骑马,感觉很奇特。 kuso一下,刚看见沙滩上的马的时候感觉很贵族,还想能不能租一匹来骑骑。过了一会儿一个看起来颇贵族的女的骑匹马经过,盯了一会儿之后突然闻到马的味道。。就是动物园里面骡马区的味道……随后想到骑在上面的人是不是已经快被熏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