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d Circle

Grand Circle是一个我向往已久的road trip路线,也是国家公园+徒步爱好者的天堂。由Las Vegas出发,绕着南Utah和北Arizona一圈,可以访问到Utah的五个国家公园(Zion, Bryce, Capitol Reef, Arches, Canyonlands,合称Mighty Five)和大峡谷。时间上十天左右为宜。过去这些年里我其实零零散散也去到了这里面大部分的地方,但这次xw换工作难得有几周空闲,疫情加上季节又使得出行的选项很是有限,于是就选定了Grand Circle。

Zion National Park

出行第一站是飞去Vegas。周六JFK机场的人数感觉并不比疫情前少,还是让我有点小吃惊。去年7月去Colorado的时候机场可是空空荡荡的。后来才意识到春假已经开始了,全美都来了个旅游小高峰。飞到Vegas之后取车直接开去Zion入住。这段时间旅行的一个好处是平时难定的旅馆比如Zion和大峡谷里面的旅馆都变得好定起来。

在Zion的第二天一早去走著名的Angel’s Landing。这条路线如此有名还是有它的原因的:位置方便,一路景色多样,除了最后一段铁链的部分之外也不算难,铁链的部分很上相,看起来也是有些凶险,但即使不走也基本该看的都能看到了。我们去的前一天Zion刚下过雪,所以一路能看到不少点缀的雪景,还是满赏心悦目。

到了铁链前的Scout Lookout,发现好多人在这儿犹豫要不要走铁链那一段。铁链前面一个告示牌说这个地方近年来已经死了十个人,那个数字10是用涂改液写上去的。。。事实上我们去的前一周刚有一个人摔下去来着。xw一开始不打算上,然而在进行了一阵心理建设之后决定还是试一试。走起来便发现前一天的雪使得一些地方有点湿滑,手抓着铁链也是冰冷刺骨。加上人数众多,有人害怕爬得慢就会塞住所有人。我们就看见一个女生一边哭一边往下撤。于是我们也就走了一小段就回来了。

下午去走了一下北边的Riverwalk,看到很多穿着溯溪服从The Narrows出来的人。作为一个乐山不乐水的人我总觉得趟水hiking是个很奇怪的事情,但看起来这个trail已经很成熟了,租装备也并不麻烦。下次去Zion可以一试。

从Zion出来之后开去Kanab住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去抽了个The Wave的签,不出意料的还是没有抽到。83组人抽了4组。五六年前我来Kanab抽的那次好像只有五十几组人。Kanab这个镇其实还是不错的,住宿便宜,吃得也挺好,感觉整个镇的旅游业都是靠The Wave抽签支持着。

Bryce Canyon National Park

Kanab抽完签就开赴下一站Bryce Canyon。Bryce的海拔比较高,之前几天的雪也大很多。我们去的时候只开放了一小段,不过还好主要的观景点都已经开放了。基本就是开到每个观景点,在雪地上走一小段看看景。往峡谷里面hike的路线都盖满了雪,我们看了看便打消了往里hike的念头。Bryce的景色是好到没的说。别的峡谷一个hoodoo就可以作为一个观景点了,Bryce则是成百的hoodoo排开给你看。这次再加上雪景,看得很爽。

Capitol Reef National Park

离开Bryce之后便继续开赴Capitol Reef。这是这次访问的国家公园中我唯一没去过的,也是这个线路上游客最少的一个公园。原因很简单,太远了。如果不是进行这种环线的话,一般都不会多开几小时车来单独访问Capitol Reef。另外这个公园也说不出什么独特之处,看石拱有arches,看hoodoo有Bryce,看canyon有Canyonlands。这公园的名字也是十分令人迷惑,Capitol的意思是说一个白色的圆顶山看起来有点像美国国会山,然而这个山看起来其实一点也不impressive,旁边就有好几个比它高的山。Reef我一开始以为是有岩石长得像珊瑚礁,来了之后才知道是说这个南北狭长的地质带当年在开发西部的时候像珊瑚礁一样拦住了开拓者的去路。于是就,meh。。所以这公园的marketing是真的很成问题。

说归说,Capitol Reef还是挺好玩的。它的一个独特之处是公园里面有个摩门早期拓荒者建立的农庄,到现在还在经营,种了一些果树,还有个小店卖水果派。那儿的水果派是真的很好吃,去玩的话强力推荐。另外这儿虽然各方面都不出挑,但各方面也都有,石拱峡谷各种view都不错。trail上人少也是一个优势,往往一条trail走下来只看到一两组人。公园里有条十几英里长的scenic drive,我们去开的时候赶上雨夹雪还不时有冰雹,一路云山雾罩,也算是景致独特了。然而下午去hiking的时候就太阳当空,在Utah这些山区天气变化是真的快。

这次旅行出于疫情考虑我们几乎都是住Hilton/Marriott的酒店,仅有的例外是国家公园里面的旅馆,和在Capitol Reef住在一个很小的镇Torrey。在这儿住的旅馆叫Broken Spur Inn & Steakhouse。。是一个motel加牛排店的合体。客房基本就是motel的布置。牛排店的东西倒是意外的好吃。如果疫情过去的话这儿还是可以住一住的。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Bryce开到Capitol Reef的Highway 24景致非常赞。

Moab, Arches, Canyonlands

旅行的下一站是Moab。这个地方我两年前刚刚去过,没想到这么快又旧地重游。在Moab我们足足住了四天,因为不仅有Arches和Canyonlands两大国家公园可玩,还有各种各样的tour可以参加。算是“开车-看景-爬山“这样的旅途中可以增加一些变化的地方。

Moab离Arches NP只有五分钟车程,于是我们三天进了四次Arches。。比如上午有个tour那下午就可以去Arches,或者中午出来吃个饭下午再进去这样,十分方便。Arches还是一如既往的上相。这次去还是走了最有名的Delicate Arch Trail,看了几个我上次没去看的景点。Landscape Arch还是那么细,还没塌。Double Arch下午看起来更漂亮一些。有一天傍晚进去走了Park Avenue Trail,感觉不错,在这个人超多的公园这个trail反倒人很少,景色也很棒。

我们还参加了一个Colorado River whitewater rafting的tour。我以为是像之前我在Glacier NP参加的那种自己要划的小皮划艇,去了才知道是向导一个人划的大皮划艇,大家只是坐在里面。然后三月份的水位其实还很低,整个航程可以用风平浪静来形容,几处rapids也都只是稍微溅点水而已,有点像小学生春游。我们全程基本都在和对面的一家人聊天。

Canyonlands这次我们没hike,只是开车看了看Island in the Sky。然后参加了一个4×4的tour。向导开越野车带我们沿着White Trail从”下面“开进去,看了好多在Island in the Sky上面看不到的景。然后从窄窄的一边是悬崖的Shafer Trail开上去,还是挺爽的。中间在看Musselman Arch的时候我们还看到三只小小的大角羊,并不是很怕人,很可爱。

4×4的tour向导是个满健谈的小伙子。回城路上他提到这儿还有个小机场可以坐飞机看,于是我们赶紧订了一个飞机的tour,还特地在Moab多待了一天为了参加这个。一个原因是觉得飞机tour没坐过好像挺好玩,而且不怎么用hike符合xw的喜好;另一个原因是现在由于疫情Monument Valley关闭了,坐飞机变成了我们这次唯一“近距离”看Monument Valley的方法。

这个飞机的tour是在超迷你的Moab机场出发。飞行员是个退役的海军大叔,这次tour只有我们两个人订,所以就成了个private tour。他开的是个小到不能再小的单发螺旋桨飞机,机舱只能勉强塞下四个人,也就跟一辆迷你小车那么大。我们从Moab向南先飞过Canyonlands,然后翻过一个山梁,飞到Monument Valley。在那儿着陆伸伸腿脚,再原路飞回来。

小飞机的第一感受就是:颠。真的很颠,遇到个气流就突然失重往下掉几米是家常便饭。前十几二十分钟我们都紧张得不行,耳机里不时听到xw在后排尖叫。还好坐着坐着也就习惯些了。大叔一边开飞机一边给我们指点各种看点,这儿一个arch那儿一个natural bridge什么的。稍微难找一点儿的,他就会”tip the wing”,就是飞机侧过来拿翅膀尖指给我们看。我们只好一边忍着晕一边找。

不过说回来这个小飞机tour还是很棒的,看到好多地上看不到的景致。Canyonlands甚至比Monument Valley还要更impressive一些,红白条纹的岩石从天上看像流动的火云一般。我拿了个10x的镜头去拍,出来的照片很多都比我预期得还好。飞机上还能看到的一景是科罗拉多河连着两个急转弯,叫做The Loop。这几天在地上看过几次,但每次都只能看到一个弯,在飞机上就能看到全貌了。

Flagstaff, Sedona

一般来说Grand Circle的下一站是Page,这个小镇在马蹄湾/羚羊谷附近,又在去大峡谷公园东门的路上,旅游业也很发达。然而现在由于疫情Navajo Nation关闭了所有的公园,包括Monument Valley和羚羊谷,连带大峡谷东门也关了。于是我们只好绕道南门,也就没什么理由去Page了。于是我们在一个叫Kayenta的镇和Flagstaff各住了一下。旅途后半段的节奏也是明显放慢了,不像一开始三天三个公园。

Kayenta是本次旅行的最大乌龙没有之一。。我在那儿查到一个Hilton Hampton Inn,就以为是个还算大的小城。去之前还查到一个和野马一起玩的项目,于是也联系了一通想去骑马。结果开到那儿的路上在Monument Valley那段就开始沙尘暴,遮天蔽日,公路上黄沙像蛇一样飞舞。开进城的时候就感觉鬼气森森街上连个人都没有。进酒店check in,前台跟我们说八点钟开始宵禁,你们还有四十分钟to get stuff done!我们赶紧冒着风沙去隔壁Burger King排大队drive-in,好歹是吃上了饭。排队的时候我们跟那个野马的项目打电话,怎么都觉得说得不对劲,最后终于发现这个野马的项目是在Utah的Kayenta,而我们在Arizona的Kayenta……美国人起地名的能力太匮乏了!

在Kayenta这个莫名其妙的镇住了一晚之后第二天早上我们就赶紧开车去了Flagstaff,大峡谷南门外最近的一个城。这个地方还是像个城市的,酒店众多,吃得不错,还有博物馆。就是海拔挺高(两千多米),走起来有点喘。xw在这儿买了几件户外的衣服。我们去了个Northern Arizona Museum,其实是个印第安博物馆,详细介绍了一番这一带的十几个部落。看历史基本都是控诉一番一百年前美国政府和军队如何把他们赶出家园,后来他们如何争取到了一些领地回来之类的,也是挺惨的。有些印第安的手工艺品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

在Flagstaff还进行了一天Sedona一日游。这两个城之间只有半个来小时车程。Sedona是个旅游胜地,自然景观很多。但我们一路看了这么多,来Sedona也就没打算再去爬山了。Sedona还是美国著名的psychic中心,被称为有很多energy vortex的地方,算命业十分发达。xw找了一个大师进行了长达一小时的卡牌算命,很满意。。另外Sedona的艺术家也很多,有个叫做Tlaquepaque的购物中心,修得很漂亮,很多画廊和艺术品店,推荐。

Grand Canyon

旅行的最后一站,自然就是举世闻名的大峡谷了。这个顺序其实挺难安排的,先去大峡谷,会觉得别的地方的气魄都好小;但转了五个公园下来再去大峡谷,也难免会有些审美疲劳觉得怎么也是一堆红石头。但anyway,都走了这么一趟了,不去大峡谷也说不过去,于是还是来了。

我们开去大峡谷的那天下雪,我还很担心路上会不好开。幸好雪下得不大,我们比较顺利的就开到了。然而到了之后还在下雪,峡谷里雾气茫茫什么也看不见。于是我们就去旅馆入住然后睡了一下午……

傍晚的时候看到雪停了,就出去遛了一下。一走到峡谷边上我就被震住了,峡谷里云气翻涌流动,简直像Ansel Adams拍的Yosemite了。沿着峡谷边沿一路走一路拍,在一个像祭坛的地方看了好久。两边两股云气向中间流动对撞,然后火山喷发一般升起来,然后涌向四面八方把我们淹没。然后就又回到了什么也看不见的状态。xw的大峡谷初遇,短暂却不同寻常。

云气上来之后往回走途中还遇到一群鹿,在我们旁边旁若无人的吃草。鹿对游客堆的雪人都很有兴趣,蹭来蹭去的一定要把雪人蹭塌才收手。

第二天是个大晴天。我们开了一下desert drive到最东边,看了看那个瞭望塔。然而积雪融化加上风势强劲,冷得要命。又开回visitor center看了最最有名的Mather Point,好看是好看,但人多到爆。。虽然是疫情期间,但大峡谷这种地方的人还是一点都不少的样子啊。

大峡谷之后就是一路开回Vegas再飞回家了。路上xw练车超速吃到了第一次pullover和warning。还看了看胡佛大坝,疫情期间虽然tour暂停了但还是可以上去走一下的。我们为期12天的Grand Circle游就这样圆满结束啦。

Published
Categorized as blog

1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