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cal Board Game Club

这次刚来纽约的时候一时兴起去google “NYC board game club”,当时得到的第一个结果就是这个网站。这个club一个月聚会两次,看起来还不错,最重要的一点是那个聚会的地点非常给力。于是我当即在日历上标下了11月3日,当天下了班就去造访了。

聚会的地方离办公室其实很近,只需要走十几分钟。走到那儿的时候感觉马路两边都黑漆漆的,那个楼是个老式的四层建筑,占地还挺大的,楼上挂着一面巨大的彩虹旗。入口的铭牌说明我没找错,可惜门口一直有人在聊天,我不太好意思拿出相机来拍照。进门之后有两个看起来像是志愿者的人坐在咨询台那儿聊天,台子前面放着大批免费套套……我有点囧地过去问有没有个board game的活动,他们很热情的告诉我坐电梯到四层就到。

上去之后发现这个board game的活动就是借用了这个Community Center里面一个大教室样的屋子,试图上4sq去check in,找到这个地方的名字叫“The Center”,真棒……由于活动时间只有八点到十点,所以到场的人几乎都是八点左右准时到达的。一共得有接近20个人吧,好像一个女生都没有,颇有不少是大胡子大肚子的老爷爷。一共开了三桌,我加入了最轻度的一桌,玩瘟疫危机,因为这个我以前玩过,比较了解规则,其他有两个人是新学。旁边是一桌RA,这游戏我在网上见人提到过,看起来挺复杂的,我怕英文规则口头讲解可能理解起来会比较费力,就没参加。靠门口最近的是一张特别大的桌子,据说是玩war game,老爷爷们基本都在那桌,好像还有好几个观战的。可惜后来我一直专注在自己这桌的游戏,都没看到他们究竟玩的是啥。

我们这桌先开了两盘瘟疫危机。第一盘是4张蔓延牌的初学难度,四个人里面我拿到了调度员,这个基本上是不可能输的了。玩的时候我发现大家很自然的采用了不怎么互相支招的风格,我觉得这样还不错。由于第一盘赢得太轻松,第二盘直接上到了6张蔓延牌,然后就华丽的被n连爆死掉了……我感觉6张蔓延牌的时候要赢是需要一点运气的,和病毒的爆发情况,玩家的职业甚至各个职业的行动顺序都有关系。比如研究员排在科学家前面就很爽,反之就不太爽。

瘟疫之后又开了两盘一个比较搞笑的小品游戏叫”Give me your brains“的,骷髅主题,挺搞笑的,还有些小策略。感觉不错,不知道淘宝上有没有卖。

认识了我们这桌一个叫Shawn的新加坡人,中文说得不错,在纽约读书。他和另外一个巨能说话的朋友一起来的。本来还说第二天去看他们的一个露天演出,结果第二天加班+下雨,也没去成。不过游玩的时候遇到的朋友也就是这样,下次club活动的时候没准还会遇到 :)

冰火版图版和农场主

十一去渣古家和渣古索头夫妇玩了半天桌游。除了蟑螂这个总是很出色的开胃游戏之外,则是开了冰火版图和农场主这两个我都是第一次玩的游戏。

冰火版图版果然是个很嘴炮的游戏。虽说最多只有十回合,但是实际耗时是相当的长,我们玩了五个回合就鸣金收兵了。游戏的规则还比较简单明了,总体来说比较像战棋,但更重要的还是玩家之间的合纵连横,也就是嘴炮……因为里面的战棋成分并不复杂,推演形势并且在外交上做出有效的决定才能生存下去。摆开一副地图加上贴近原著的设定,对于读过这部小说的人来说还是挺有意思的。另外这游戏还是相当血腥的,只要想象一下战棋游戏里面肆意虐杀的电脑换成真人玩家,这个还是比较可怕的。正常游戏一共有十回合,如果五人游戏的话恐怕六七回合就会有人出局,downtime也是相当的长啊。总的来说算是个fans向而且相当hardcore的游戏,虽然规则不算难。

农场主(Agricola)是非常非常赫赫有名的桌游,因为它在BGG上曾经长期占据第一名的位置,只是最近才被波多黎各超过。这个游戏有300多个token,刚上手的时候感觉有巨多的要素,又要养人又要种菜又要养牲口又要盖房子什么的,但是流程相当的流畅,跟着流程玩几回合很快就能上手,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这是个好游戏了。这游戏的农家乐背景使得它广受女玩家喜爱,xw就表示盖个房种个菜养头猪什么的很好玩。作为一个最后以计算VP决定胜负的游戏,它的基本策略也不外乎“前期谋发展,后期谋分数”这样的方向,所以有经验的玩家还是很快就能进入状态。我们这盘最后以渣古lp vikkie 44分获胜告终,我有好几块空地罚了几分,不过发展卡的分比较多,以41分排在第二。第一次玩就有这个分数我觉得还不错了,哈哈。

关于桌游的规则修改

和各种人玩过各种桌游之后,很容易就会发现有些人喜欢发明一些自己的规则。就拿流行的三国杀来说,有无数自创武将,有屎杀,有双将,有暗将,有这么多自制规则也是因为这个游戏玩的人多。我写这篇blog的直接原因则是昨天在家玩卡卡颂的时候一个朋友提议每人开始的时候摸三张图版,用完之后再摸三张,然后就试着这么玩了一盘。我个人的感觉是这样很不好玩,偏离了游戏的本意,以下就分别谈一谈。

先说卡卡颂。提出每人摸三张版的用意在于避免有些人运气背,每次都摸到不好的版(但其实并不能避免这个问题,摸三块版照样可能都摸到不好的,但要是每次都三选一那又太离谱了);另外一个用意是可以有一点手牌管理,根据手中的图版组织一些战术。这个想法看起来还是有点道理的,但是玩起来就发现了几点很大的弊端。首先大家都是闷头考虑自己手里的牌,不再互相提建议,把卡卡颂这么一个“嘴炮”游戏变成了沉默游戏。原因细想一下很简单,如果有手牌,那么你对别人提出的建议可能就是对你自己非常非常有利的,因为信息不对称,你知道你自己的手牌别人不知道;而原版规则里面一切东西都是透明的,这种情况下你去劝说对手才有意义。再者,卡卡颂这个游戏本来需要考虑的因素并不多,尤其是中前期,对于熟练的玩家来说拿起一块图版之后可以考虑的位置也就那么三四个,后期的话七八个也就很多了,而且大家可以一起参谋,这样才能保持游戏的节奏明快;有了手牌的话,要考虑的因素一下子变多了,而且没有大家七嘴八舌只能自己想,让思考的过程变得累且慢。第三,轮到自己回合的时候那种“来块想要的版吧!”,“靠,垃圾版!”,“Yeah,拿到了!”这种简单的欢乐都没了。

再说三国杀。这游戏本身说实话就有点乱哄哄的,我这儿也就不做太多逻辑分析了,直接说我自己的看法。自创武将90%以上都是随便拍脑袋想出来的垃圾,完全没有平衡和可玩性可言,从这一点上说官方扩展的武将还是不错的。“屎”虽然是以Joke的形式出现的,但个人感觉是个颇具可玩性的扩展,只是名字很是不雅所以不太可能进入官方认可的范畴了。双将我个人相当不能接受,因为常常是大家把将选定游戏的结果也就定了一大半了,把三国杀这个还稍微有些策略性的游戏往摸奖那个方向拉了许多。如果说象棋的运气成分是0,掷色子比大小的运气成分是10,那么双将这个玩法至少把三国杀的运气成分从4提高到了8,也许有人喜欢玩掷色子吧反正赌场总是很有顾客的……暗将这个玩法还是不错的,算是一个小小的扩展,避免了大家一上来就看脸打牌的同时又增加了一点技巧性。

最后说说泛泛的一些看法。

  1. 不同的桌游有不同的乐趣所在,玩一个桌游就要去体会到它的设计精妙之处在哪里。或许这个桌游的那种乐趣类型你不太喜欢,那么没关系你可以多玩玩你喜欢的类型的桌游,但是把一个桌游加上你喜欢的类型的规则通常是会弄巧成拙的。比如卡卡颂的乐趣是公开轻快嘴炮,真要想玩的好你需要记住版图的分布和考虑摸到版图的概率,你不能因为喜欢手牌管理就硬把它变成手牌类游戏。
  2. 再一点就是不能因为不喜欢一个桌游就说这个桌游烂,通常来说只是“你不喜欢”而已。比如有人不喜欢运气成分,但“运气成分大小”并不是一个绝对的好坏指标,每个人能接受的程度也不同,以上面那个0-10的指标而论,我个人可能比较喜欢3-5这个程度的,太小的会觉得累,太大的觉得无聊。然而我绝对不能说掷色子这个存在千年的娱乐方式不好,只是”我不喜欢“。
  3. 最后就是自创规则方面我个人是非常保守的。看到新规则总是会用怀疑的眼光去审视和挑刺儿。毕竟太多扯淡的三国杀自创武将实在是太扯淡了……我觉得对于一个桌游起码要玩到登堂入室的地步,体会到这游戏的一些精髓才好去自创规则。对于玩三国杀十盘不到就开始考虑自创武将的行为我是不太理解的。不过我这种态度其实也有点问题,即使一个自创规则不太靠谱,试一下也不是坏事。比如前面提到的卡卡颂那个规则修改,那个朋友很久之前就提过了但是我当时只是模糊的觉得不合适,这次玩了一回才能确凿的分析出一些理由。所以试一下自创规则或许能帮助你理清思路,搞清楚为什么这个规则不靠谱和原版的好处在哪里,也或许能继续改进这个规则把它变成一个靠谱的规则。生活还是需要去冒一冒险的。

Jersey Gardens Mall

昨天终于去shopping了一把。纽约附近最有名的outlet是Woodbury,不过离NYC有点远,相比之下Jersey Gardens就要近很多,加上我看了看这两个地方的网站,觉得Woodbury比较高端加女性向,我能买的那么几个牌子Jersey Gardens基本都有了,就决定去后者。这次还要多谢Ben开车带我去,要不然从布鲁克林公交地铁要换乘好几次才能折腾过去,考虑到回来的时候会拿很多东西还是有点麻烦的。

到了以后感觉Jersey Gardens算是那种介于Mall和Outlet之间的,布局方面是那种挺典型的上下两层的Mall,占地面积也很大了,不过不像那种超大的outlet那样每个商店一个独立的building那么夸张。里面的店基本都是outlet store或者factory store,打折还是挺多的了。

我最后好像一共也就买了三个店的衣服,因为从第一个店出来以后拖着一大包衣服就已经很难行动了……后来还是跑到门口把几包衣服放进车里,再回来继续逛的。我觉得对于我来说在美国这边买衣服比中国要简单很多,到一个店之后大概有以下几个步骤:

  1. 找一两条尺码差不多的裤子和一两件上衣,试穿,确定这家的什么号码适合。这边的一大好处是裤子是有两个参数的,腰围和裤长;国内貌似普遍只有腰围,裤长要自己裁。另外一个好处就是对我来说这儿的衣服好像普遍比较合身一些,可能是因为美国人民都比较胖?
  2. 到clearance区扫一遍,号码符合又不是太难看的就都拿出来就可以了,基本上试穿一下都是合适的。这个区的东西都是很豪爽的折扣再折扣,普遍很便宜。一件一件扒拉裤子找那个数字组合的感觉确实很像在“扫”,找到的话基本就会买了……
  3. 其他的区转一转,打折比较多的款式也可以看看,我没怎么看都。。。普通价格的在城里也一样可以买。

后来买鞋的时候转了半天还是转到Reebok了,我觉得他们的鞋比较便宜。不过他们的deal很狡猾,是买一双第二双50% off,买两双的话第三双免费。这个deal狡猾的一点在于打折的都是最便宜的那双,一旦你打算买两三双,那么里面一般就会有比较贵的了,而且你要为这双贵的付全款,哈。理想的策略是买三双一样价格的,这样相当于6.7折,还凑合吧。我和Ben凑了凑一起买了三双,但是结帐的时候才发现,outlet store的精髓并不在于这个狡猾的deal,而在于它放在clearance那个架子上的东西其实还有别的折扣的……七七八八又折下来几十块钱,害得我们都白算了。

奇怪的一点是这个Mall好像没有护肤品,倩碧之类的牌子都没有,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基本上就是衣服,珠宝,手表,香水什么的。另外一进门的地方就一个醒目的牌子用中文写着接受银联卡……

从这儿离开之后Ben带我去了一个Board Game Store,里面几十个老外宅男在很认真的战万智牌,旁边还有倒计时,是个小型的tournament。旁边一个桌子店主和几个人在开一个叫Three-Dragon Ante的游戏,还挺简单有趣的,我跟着玩了几盘,第一盘还不知道怎么玩的时候就beginner’s luck赢了一把,然后就没赢过了,最后一盘玩了个小trick成功了得了第二。那店里卖的东西很多,有我知道比较多的策略游戏,有很多万智牌,战锤之类的大坑游戏,还有漫画杂志什么的,看到了很多美漫,和日本的cosplay杂志。老外宅男的商店还是蛮有意思的。

三国杀林扩展武将

董卓,群,8血
酒池:可将任意黑桃手牌当【酒】;
肉林:锁定技,你对女、女对你出【杀】,需连续出2张【闪】才能抵消;
崩坏:锁定技,回合结束阶段,若你体力不是场上最少(或之一),必须减一点体力或一点上限;
暴虐:主公技,其他群雄每造成一次伤害,可进行一次判定,若为黑桃,你回复一点体力。

曹丕,魏,3血
行殇:你可以立即获得死亡角色的所有牌;
放逐:你每受到一次伤害,可令除你以外的任一角色补X张牌,X为你当前损失的体力值,然后将该角色【翻面】;
颂威:主公技,其他魏势力角色判定牌若为黑桃或草花且生效后,可以让你摸一张牌。

徐晃,魏,4血
断粮:出牌阶段,你可以将任意一张黑桃或草花的基本牌或装备牌当【兵粮寸断】使用,你可以对距离为2的角色使用【兵粮寸断】。

孙坚,吴,4血
英魂:回合开始阶段,若你已受伤,可选择一名其他角色执行下列两项中一项:
1.摸X张牌,然后弃一张牌
2.摸一张牌,然后弃X张牌
X是你已损失的体力值,每回合限一次。

孟获,蜀,4血
祸首:锁定技,【南蛮入侵】对你无效;你是任何【南蛮入侵】造成伤害的来源。
再起:摸牌阶段,若你已受伤,你可以放弃摸牌并展示牌堆的X张牌(X是你已损失的体力值),其中每有一张红桃,你回复1点体力,然后弃掉这些红桃,将其余收入手牌。

祝融,蜀,4血
巨象:锁定技,【南蛮入侵】对你无效;若其他角色使用的【南蛮入侵】在结算完时进入弃牌堆,你立即获得它。
烈刃:你每使用【杀】造成一次伤害,可与受到伤害的角色拼点;若你赢,你获得对方的一张牌。

贾诩,群,3血
完杀:锁定技,在你的回合,除你以外,只有处于濒死状态的角色才能使用【桃】;
帷幕:锁定技,你不能成为黑桃和草花锦囊的目标;
乱武:限定技,出牌阶段,可以令除你以外的所有角色依次对其距离最近的一名角色使用一张【杀】,无法如此做者失去1点体力

鲁肃, 吴, 3血
好施: 摸牌阶段,你可以额外摸两张牌,若此时你的手牌数多于五张,你必须将一半(向下取整)的手牌交给场上手牌数最少的一名角色。
缔盟:出牌阶段,你可以选择其他两名角色,你弃掉等同于这两名角色手牌数差的牌,然后交换他们的手牌,每回合限一次。